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轰出】轰喵和兔久的日常

·灵感来自 @糕少少 太太的这幅图
·只是一个关于“每天看着两只毛绒绒的生物在一起舔来舔去”的妄想


1 初遇

兔久6个月大的时候,家里来了一只猫。

彼时阳光正好,他在笼子里惬意地趴着,一边打盹,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啃着胡萝卜条。

大门咔嗒一声响,主人外出归来,身上大包小包,怀里还抱着一团什么东西。

他刚想直起身子仔细看,却不小心爪子一松,被啃得光滑的萝卜条穿过笼子的缝隙咕噜噜地滚到了笼外。

“啊……”

兔久把前腿伸出笼子,使劲地去够他的零食,然而小短腿在空中挥了半天就是碰不到目标。

小兔子着急了,脸挤在笼子的金属条之间...

【山坂】好不了了

· @扶徕 点的“大学生真波x成年人坂道”

“自由发挥”被我变成“完全放飞”了……不过还是希望妹子能吃得开心

·痴汉注意,女装注意(全是真波


1

放学后。

“我去一趟医务室。”

真波一边把桌上的课本扫进背包,一边头也不抬地对向他走来的同班同学说道。

“……你上午体育课中途溜号去了一次,午休的时候饭都没吃再去了一次,现在又去?”真波的同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啊。”

真波抬头,眨了眨眼睛:“是啊,我有病。所以要去医务室看病嘛。”

一脸的理所当然看起来欠揍极了。


A大的校医室不似高中建在教学楼内部,而是单独作为一栋...

还有一天就要出分的我 紧张到模糊
于是想攒攒人品
同时想到开号以来从未开放过点文……真的很抱歉
如果各位不嫌弃的话
有什么想看的梗或设定请评论!
考虑到最近only into小英雄和小单车
所以CP大概就是轰出或山坂(莫名其妙变成了大辉受专场…?)
纯情可以 车也可以
每条都会写(不是太苦手的话)质量方面也会竭尽全力的!

没人理的话就让我一个人安静地等分吧……真的……好紧张啊(哭)……我需要力量……

————————时间分割线—————————

我我我我过了啊啊啊啊啊!!!今早突然出分猝不及防!!开心到变形!!!真的超——开心(大哭)

大家想吃什么请随便点!!!!


——————5/16...

【轟出】綠谷少年的憂鬱

·內含(並沒有補完漫畫的作者)自以為是的分析和牽強的腦洞

·上一篇轟視角


1

綠谷出久,15歲。

一頭綠髮,像海藻一樣蓬鬆凌亂。某種意義上,他這個人也像海藻,不開花、無果實,生活在最深的水底,毫不起眼。

在這個英雄雲集的世界,「無個性」的人,只配這樣的待遇。

綠谷沒有父親。但萬幸的是,他有一個很好的母親。綠谷太太是個真誠、善良的女人,不僅一手撐起了整個家,還十分疼愛兒子,在她的影響下,綠谷漸漸成長為一個溫柔且堅韌的少年。但由於幼年缺乏父親的陪伴,綠谷特別憧憬男子漢氣概,也因此尤其親近他的童年玩伴——那個強勢、霸道的爆豪勝己。小勝是他有限的人生中見過的...

【轟出】轟少年的煩惱

·體育祭以後
·戀愛腦,OOC,尤其是轟

·下一篇綠谷視角


1

轟焦凍,15歲。

正值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卻與大多數同齡人不同,意外的沒什麼煩惱。

煩惱,在他早熟的觀念裡,無非是因為過於弱小而無法改善現狀所產生的無用情緒罷了。

在擁有「半冷半燃」強大個性的他看來,沒有什麼事情是凍一下或者燒一下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凍完再燒。

即便是綿延多年的對父親的恨意,他也不視其為一種「困擾」——畢竟這是只用右半邊的力量就可以完美解決的事情。

然而,轟忽略了一點。

並不是所有煩惱,都是單純用力量就可以解決的。


2

……不管用。...

我就没见过比一年生还难安利的作品。

“泰语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听,求求你相信我好吗”

“虽然是小说改编但是真的不毁,求求你先看一集好吗”

“虽然第一集学长大背头+环卫工人服,但是求求你熬过第一集好嘛”

“虽然现在学长长得不帅又很凶,但求求你不要马上弃剧”

“虽然很清水慢热但是一点都不乏味,求求你继续看下去好吗,不甜你打我”

“……”

如履薄冰,低声下气,小心翼翼,安利一年生时的我,是没有尊严的……

有的时候真想像教头一样大吼一声“全体,b站一年生第一刷,执行!”

【原作向】doge!!! on ice

·马卡钦视角

·原作时间轴

·不产点粮我就要憋死了


我叫马卡钦,是只标准型贵宾。

我从小就受欢迎。真的,小母狗看见我就蹦跶,小姑娘看见我就要抱抱。

我曾经觉得自己天下第一招人爱,没有谁能比我更可爱。

嗯,曾经。

因为某一天我突然发现,一切向我献殷勤的雌性生物,目标都不是我。

而是我的主人。

在草地里滚了几圈后,我不纠结了。

好吧,如果是主人,我愿意把世界第一的宝座让给他。

这样想着,我小跑到主人身边,却见他半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跳上沙发,把头搁在他肚子上,脑袋随着主人的呼吸节奏一起一伏。

昏昏欲睡...

【律茂】律的脑回路运作示例

·兄控百分百
·弟的智障

场景设定:偶然看到哥哥大腿上有一个红红的蚊子包。

第一反应(3%):啊,哥哥被咬了呢。蚊子好毒啊,应该很痒吧。

第二反应(12%):哥哥有没有涂什么药膏止痒呢?不过,好像唾液也能止痒。

第三反应(30%):啊……蚊子包刚好在哥哥的视线死角呢,要不我帮哥哥涂吧?

第四反应(45%):把唾液抹在哥哥腿上什么的……也可以吗。没关系吧,我可是为了帮哥哥止痒呢。

第五反应(57%):话说回来什么垃圾蚊子,居然咬哥哥那个部位,而且痕迹看上去很难消的样子。

第六反应(73%):可恶……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蚊子这种生物?

第七反应(86%):啧,为什么……我不是蚊子?

第八反应(

【律茂】擦

·上一篇《摔》的后续
·向兄控势力低头

律拿着药油回到房间时,看见哥哥双臂交叠垫住下巴,依旧很听话地趴在地上。

“啊,律你回来了。”

“哥哥久等了。”律跪坐在哥哥身边,顺口应了句,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没声了。

此时的他面临着一件很紧急的事情——那就是帮哥哥擦药。但在此之前他还必须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帮哥哥擦药。

擦药的一般步骤:除去衣物,上药,按揉。

帮哥哥擦药的步骤:脱掉哥哥的裤子,把药油抹在哥哥屁股上,按揉哥哥的屁股。

……咦?

律细思恐极,冷汗登时就冒了出来。然而即使心里像鱼雷爆炸了一般翻江倒海,外表还是一脸平静。

看到弟弟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样子,茂夫忍不住叫了声:...

【律茂】摔

·军训时候的脑洞
·厉害了,僕の兄さん

“律,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影山茂夫有点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后脑,一双眼睛带着小心翼翼的期许。

影山律有点惊讶,那个总是用“我没事”回避自己关心的哥哥,第一次这么郑重地请他帮忙。律一面担心哥哥被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麻烦里,一面又不可避免地因“被哥哥求助”的事实而产生某种隐秘的兴奋感。

握了握拳,在哥哥那样的目光下,律只能通过压低声音来维持自己的镇定:“哥哥想让我做什么?”

“律能不能……摔我一下?”哥哥的声线总是温良无辜的,律听了十几年,不能再熟悉。然而这个瞬间,他却无法读懂哥哥说了什么。

摔、摔哥哥?!

哪个摔?是传统意义上的摔吗!

“那个、哥……...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