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御泽】君に贈る

‧r注意
‧ 御幸生日,荣纯被当作礼物吃掉的故事

 

 

***

仓持吼了一声“可恶”,把游戏手柄摔到床上,使唤起刚进宿舍门的荣纯:

 

“泽村,帮我买饮料——阿勒?”

 

接过荣纯隔空抛来的易拉罐,仓持不禁感叹我家后辈真是贴心!

 

“哇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利落地拉开拉环,仓持像以往一样调侃着,却发现荣纯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后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是吧,真的有情况?!

 

“哎哟喂,来来来,跟前辈说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前辈我一定帮倒忙!哈哈哈哈!”欠扁的笑声。

 

荣纯一脸黑线。

 

“……好啦。看在你今天那么识相的份上,说吧,什么事?”

 

荣纯清了清嗓,磨磨蹭蹭地开口:“那个,仓持前辈,一般来讲,生日礼物都送些什么比较好?”

 

仓持愣了一愣,大叫一声:“你小子居然会纠结这种事情?!说!是不是背着我找了女朋友!”

 

“什么叫'背着你'……”荣纯扯下仓持抓着自己衣领的手,眼神躲闪,“不是女朋友……是、是一个前辈……”

 

“哼……前辈?”仓持怪笑几声,“难道是御幸?说起来那家伙的确是下周生日来着……”

 

荣纯只是抿着嘴角,手指无意识地摩擦裤缝。脸貌似有点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

 

仓持摸着下巴,在荣纯视线不及的暗处邪恶一笑。

 

“说到送礼物,当然是投其所好了,”荣纯抬眼,只见仓持一脸正直,还真有点像为后辈排忧解惑的好前辈,“御幸的话,我记得他很喜欢吃甜食……”

 

“甜食?就,蛋糕、布丁之类的吗?”

 

“嗯,他平时为了饮食健康都刻意抑制自己的甜食摄入量,看他想吃又要强忍的样子,我都心疼了……”仓持作出叹息的表情,一本正经地瞎掰。

 

“这样啊……”荣纯一脸感动,仓持仿佛都能看见他星星眼中闪现着“御幸前辈好厉害”之类的字样。

 

忍着笑意,仓持装模作样地撑着腰,觉得自己都快憋出病了:“对,就是这样。所以你要是能投其所好,御幸一定会很高兴的。”

 

“谢谢前辈!!!”荣纯好像得到了天大的情报一样激动,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后,干劲十足地跑出门。

 

留下仓持一人,在宿舍里笑得胃抽筋。

 

“亲爱的御幸君,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啦!”

 

同一时刻,某人莫名奇妙打了个喷嚏。

 

***

御幸最近有点烦躁。

 

这几天无论是训练还是平时,每次碰见某个笨蛋而且跟他对上眼的时候,对方都会像看偶像一样地看着自己。跟他讲话,态度也比平时好了太多。

 

不正常。

 

虽然总算从那人身上得到了前辈的待遇,但还是……别扭得紧。

 

“喂!”把球投回对面荣纯的手套中,御幸喊了一声。

 

“?”后者一脸茫然。

 

“你别再用那种闪闪发光的眼神看我了,怪恶心的。”

 

“哈?!”荣纯刚想炸毛,想到什么又强制冷静下来,“什、什么眼神了?”

 

御幸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荣纯心虚地扶了扶帽檐,用闲聊的口气避开了这个话题:“呃,御幸……前辈,今晚周末,有参加什么活动吗?”

 

“今晚?”御幸皱眉,“唔,在家吧。有事?”

 

“没,嘿嘿,随便问问。”荣纯悄悄地握了握拳,低头掩饰住上扬的嘴角。

 

***

东京周末晚八点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然而某间单人公寓内却安静得像发霉。御幸半躺在客厅沙发,手上掂着遥控器,无聊地看着电视里的职棒比赛。

 

今天好像是什么日子?教室的课桌上除了贯有的几封情书,还多了一些包装精美的礼袋。上面系着类似贺卡的纸片,花花绿绿地写了什么。

 

虽然自己一个字都没细看。礼袋也是,一件未拆。

 

“唉,长太帅也是罪孽啊——”

 

自言自语刚消散在空气中,就听见门铃的电流声。

 

御幸纳闷地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堵矮墙——还是个花里胡哨的矮墙。定睛一看,好像是一个半人高的盒子。结合那亮闪闪的外形,姑且算是个……礼盒?

 

御幸忍不住嘴角抽搐。

 

等一下,他好像想起来了。没记错的话……今天貌似是自己的生日。所以说,这个奇葩的盒子算是给他的礼物之一吗?

 

试着推了推,发现盒子还挺沉。御幸抱着不能让它占地挡道的想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拖进了客厅。不知是不是错觉,屈膝使力的时候鼻尖萦绕着若有若无的甜腻气味。

 

讨厌的味道。

 

敲了敲盒顶,御幸把缠绕在上的丝带解开,掀起——

 

属于奶油的甜香铺天盖地地袭来,俯头一看,盒中央俨然是个双层蛋糕,但显然卖相不太好,奶油抹得不够平整,装饰用的彩色果酱也是东一坨西一块,毫无美感。顶层的中央竖着块薄薄的白巧克力,上面写着几个字,依稀是“御幸生日快乐”——字体豪放不羁,有点眼熟。

 

然而还没等嫌弃完这个明显手工制作的蛋糕,突然它连着底座整个向上升起,惊得御幸差点坐地上。

 

“?!”

 

原来是盒底突然冒出个人用手撑着蛋糕站起,那明晃晃的笑脸,果然是……

 

这个笨蛋!

 

默默地望着突然出现的荣纯的笑脸,御幸不知道到该作何表情,才能准确表达出自己脑海中如同一千匹草泥马奔过的心情。

 

“生日快乐哈哈哈!”荣纯明显是藏了很久,汗都闷出来了,刘海被浸湿,一绺一绺地粘在前额,两颊也比平时更加红润。

 

……真不知道这个笨蛋为什么还笑得出来,我这边简直要被他蠢哭了好吗。

 

“你,你先出来,别站在盒子里。”反应了一分钟,御幸冲着荣纯的方向拨了拨手掌,像招呼自家宠物一样。

 

“哦!”某只大型犬很听话地迈出了盒子,手里依旧端端正正地捧着那双层蛋糕,眼眸金灿灿地闪着光像是等待主人的夸奖。

 

迎上对方的目光,御幸的心脏好像被轻轻捏了一下,软了一大块。

 

叹了口气,扯起一边嘴角。看似无奈,却包含着御幸自己都没发现的宠溺。

 

……但是,没人跟他说我讨厌甜食吗。

 

用手揩了一指白色的奶油,御幸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眼荣纯,然后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下将奶油抹在了他的脸上。

 

“……?!!”大脑当机了几秒,荣纯眼看第二轮奶油即将来袭,想伸手挡开,却苦于手里捧着东西一动不敢动。

 

“……”

 

待奶油炮轰终于告一段落,御幸事外人似的笑得欢畅无比,可怜荣纯满脸满脖子奶油不说,自己花了无数精力DIY的蛋糕也毁于一旦。

 

皮肤上的汗水还未干就又被糊了层奶油,粘腻得难受。

 

手上的蛋糕被御幸接过,荣纯愣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抹起了脸,谁知越抹越脏,不久双手上也全都是白色的奶油泡沫。

 

混蛋……

 

御幸大混蛋!

 

不喜欢,也不要用这种方式羞辱他啊。

 

荣纯低垂着脑袋沉默,刘海挡住眼睛,看不清表情。

 

面目全非的蛋糕被放置在茶几上,想带上它赶紧离开,谁知刚迈出步子就被扣住了左手腕。

 

“干什……”

 

质问的话还没问出口,只见御幸将他的手拉到面前,反扣为握,慢镜头般,伸出舌头舔起了指尖上的奶油渍。

 

荣纯瞬间惊得呼吸都停了。

 

就这么直愣愣地瞪着面前的人,看着他半眯着眼,侧头细细舔舐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指。指腹、指节、指缝,依次传来软滑湿热的触感,丝丝缕缕令人发痒。手指反条件地微曲,那艳红的舌尖便移到指甲的缝隙处,深深浅浅地厮磨。

 

“你、你、你……”荣纯感觉自己面部的毛细血管快要爆裂了。御、御幸在舔他的、他的……

 

(后续↓)

❤❤❤

评论 ( 2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