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Hybrid Child(7-8)

☆大学生小野田+HC真波。年下。

☆会有二更,下章(应该)高能。

☆边写边想剧情真的伤肾啊qwq,好孩子不要学。



-7-

小野田有点头痛。

从札幌回来后,他每天平均要回答五次关于“这个长得很像山岳君的小伙子是谁呀”的问题。当事人在一旁装哑巴,小野田只能挺身而出。开始还能糊弄说是“山岳的哥哥”,谁知与一般人谎话越说越厚脸皮不同,小野田反而是越说慌越心虚,到最后干脆把俩人关在家里,避免出门面对街坊邻巷们的探究的目光。

相对于小野田的唉声叹气,另一方显然对现状十分满意。

“能整天跟坂道君两人待在一起,我觉得幸福还来不及呢~♪”某人一脸甜笑地窝在沙发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欢快旋律,怀中抱着印满了动漫形象的软枕,随着节奏轻轻摇晃。此刻的他气质空灵纯净,身着居家服竟也有种精灵王子的即视感。

小野田默默瞥开视线,过几秒又恋恋不舍地转了回来。每次听到这种蘸了蜜糖一样的声线,脸都会像烧开的热水壶一样腾腾冒着气。为、为什么这个人自从具备语言能力了之后,总是张口就来一些会令自己瞬间没辙的话语啊……

“怎么脸这么红?暖气开太热了吗?”关切的询问,看来本人倒是毫无自觉。

“……没、没事。”

一切都像在做梦,美好的感觉却又如此真实,让人沉醉其中不想醒来。

在这个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里,一黑一蓝两个身影和谐共存,像是命中注定般的顺理成章。外界的音量被无限调小,只有屋内的温情在以惊人的速度膨胀。

腿上一沉,蓝色的脑袋枕了上来。

小野田伸手,摩挲着那人头顶上显眼的呆毛,没有出声打破这份宁静。气氛好得让人昏昏欲睡。

良久。

“呐,坂道君。”

“嗯。”

“最喜欢你了。从那一天开始。”

“……”

“你也最喜欢我好不好?”

“……嗯。”

意识渐渐朦胧,小野田不知道自己都回答了些什么。只是那个人的请求,总是下意识地无法拒绝。



-8-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动了动身体,发觉大腿麻了一片,几乎失去知觉。原来之后两人都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外叽叽喳喳,有几只吃饱喝足的麻雀在悬空的高压电线上蹦达。一只把另一只挤了下去,插科打诨,把责任推到第三只身上。

小野田看着乱成一团的麻雀,忍不住笑出声。

伸手摸出裤袋里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离开沙发,拖着发麻的腿走到阳台接电话。

“喂,千代桑。”

“…没事啦,下周还就行,我也不急着用——”

“诶?你在我家门口?!”

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就听见客厅传来门铃的电流声。小野田一边快步走向门口,一边朝沙发上揉着头坐起身的某人歉意地笑:“对不起,吵醒你了——”

打开门,一名留着短发的俏丽女子歪着头,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音色是女性惯有的甜美:“坂道君,下午好~”

小野田尴尬地请她进门:“千代桑……”

“哈哈,给你个惊喜嘛。刚好路过这边,就想着顺便把之前借的东西还你……啊呀,家里有人?”千代才发现被小野田挡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染着蓝头发的小帅哥。此时这个小帅哥正一脸淡淡地看着她,站起身表示礼貌,却没有主动打招呼的意思。

“诶…难道这位就是加油站员工说的坂道君的合租人?请问贵姓…?”

“那个,他叫山……”

“免贵真波,你好。”有礼却疏离的回答。

……

诶?

诶——?!!!!

千代还没有什么反应,小野田却仿佛整个人被雷劈中。山岳君说了…什么?他姓……真波?

简短的两个字,却让小野田觉得信息量大到喘不过气。为什么山岳君不告诉他呢?会说话了以后,明明有很多机会告诉他啊。回想自己,傻傻地以为人家忘了姓名,傻傻地帮人家取名字,到现在,傻傻地……为了这点虚无缥缈的小事感到难过。

“……要不要一起去外面吃个饭?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店,做得不错哟。”

神情恍惚地站在客厅,千代说了什么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直到被身边人抓住了手腕,才猛然惊醒:“啊、不用……”

“你厨房火还没关吧?我都闻到糊味了。”蓝发青年突然道。

“嗯?”我没煮东西啊……反应过来对方正在帮自己找借口拒绝千代的邀请,小野田立马顺着台阶下:“哦,对,我已经在准备晚餐了……不好意思啊千代桑。”

“这样哦,”千代若有所思地望了眼两人接触的手部,有些失落地轻扯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不过这回确实太突然了,打扰了……”

千代走后,屋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我去做饭……”小野田甩下一句就想跑去厨房。

“等一下!”真波——或许可以这么叫他,加大了抓着小野田手腕的力度,“你听我说……”

小野田低垂着眼,手拢成拳。内心在翻涌,有种前所未有的混乱情绪正在破土而出,不听使唤地横冲乱撞。他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慢慢地、静静地消化它——但是显然他没有这个机会。

“真波这个姓是你随便取的吧?是吧?”小野田颤音流露。

“……不是。我就是叫这个。”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我没忘记过。”

小野田突然想笑,笑声却卡在喉咙里。明明是件小事……明明是件说出来都嫌矫情的、能够一揭而过的小事,却不知为何,总觉有种被欺骗感情的愤怒……和伤心。

理智在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计较什么呢?

也许对真波来说,“山岳”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代号。而对自己而言,“山岳”却是个,像梦一样美好的事物。

看吧,果然是梦,一碰就碎了。

哈哈。

“坂道君……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光听声音,小野田就能想象出对方如今的神情。这个人像是活在他的脑海里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他每一条神经,无论何时都鲜明得可怕,让他无处可逃。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小野田带着隐隐的哭腔,几乎是恳求的语气。他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失态,他想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窝起来。

“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好吗?”真波也有点急了,但到底还是不够成熟,不懂此时应该以退为进的道理,只凭着一股冲动想将自己的本意表达出来:“我原本没想说出来的,但是——”

小野田已经蹲下了,把自己蜷成一团。

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冲,突然什么都说不出口,真波跟着蹲下身体,一个施力把人推倒在地,顺势压上去,趁对方忙着支撑身体的间隙,头一低……


评论 ( 3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