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Hybrid Child(9-10)

☆大学生小野田+HC真波。年下。

☆二更。果然高能就要深夜发呀。


-9-


真波像一只饥渴的蜜蜂,口器一触到甜美的花蜜,就开始疯狂地吮吸起来。


炽热的唇瓣相贴激起一串令人颤栗的电流,顺着神经蹿到脑海深处,烧断了理智的保险丝。


小野田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亲吻的经验,此时更是被对方的动作惊得僵了半天,直到唇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痛感才如梦初醒,挣扎着推拒。


“唔……”


想开口喊叫,却反而大开门户,让在牙关外面徘徊的舌头有机可乘,灵活地钻入口腔内部,翻搅、舔舐、摩擦,交换彼此的柔软与热度。


呼吸变得黏湿,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窒息感让眼前变得模糊。眼镜不知掉去了哪里,上方柔顺的蓝色发丝垂落,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小野田的眼皮,最终和睫毛交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小野田的意识渐渐回笼。身上的重量依旧存在,嘴唇一片火辣辣的烧灼感,提醒着当事人方才的旖旎并不是梦境。


猛地推开伏在自己身上喘息的真波,小野田呼吸都在颤抖:“你、你……你干了什么……”


面前的蓝发青年被冷不防地一推也不显狼狈,慢悠悠地坐起身,一条腿随意地摊在地面,另一条腿屈起,把脸轻轻靠在凸起的膝盖上。刘海稍稍遮住了眼眸,却丝毫不妨碍瞳孔里散发出的摄人光芒。


嘴角微勾,是殷丽的红色:“亲你呀,坂道君。”


小野田突然想起了那日在札幌雪场上飞驰的山岳君。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地点,却有着致命的相似之处——


攻击性。


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无法言明的微妙预感升腾而起。小野田想支撑着站起身来,却使不出力。


“呐,为什么坂道君不肯听我解释呢?”拉长的尾音像是带着无限委屈,“为什么坂道君要拒绝我呢?为什么明明答应过最喜欢我,还要勾搭别的女人?”


“不是……我跟千代桑不是你想的……”


“我又没说是谁,你怎么知道是她呢?”戏谑的声音。


“……”


“千代喜欢你。是吧?谁都看得出来。”


“我们只是大学同学……”


“一名女生,为了归还无关紧要的东西,在不通知你的情况下独自一人从城东跑到城西,然后说'给你一个惊喜'——你骗谁呀?哈哈。”


被那种陌生的刻薄语气刺激到,小野田脑一热,也激动起来:“就算是这样,又关你什么事?!”


屋内瞬间静默,空气几近凝固。


良久。“哦?”阴阳怪气的单音,带着诡异的笑意。


小野田听到的瞬间就后悔了。



-10-


被制住手脚扔到沙发上的时候,小野田被前所未有的恐慌笼罩着。


“真波——”


“叫我的名字啊,坂道君。”头顶的蓝发青年哀怨着一张脸。“对了、我还没告诉你,为什么我要暴露我的真姓。因为啊——”


对方的脸蓦然放大,小野田闭紧眼睛。


耳畔一热,温柔到让人产生错觉的呢喃传来:“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叫你'坂、道、君'的权力只属于我。但不可能吧?所以我想,至少,只有你能称呼我为'山岳君'。”


“名字是你取的,当然只有你有叫的权力。”


“至于'真波'呢——跟我同一批出厂的Hybrid Child都有相同的代号。”


真波抬起头,胡乱地摩挲着身下人的脸颊和耳垂,头顶的呆毛蔫了下来,眼神迷茫,整个人像找不到信号而陷入焦躁的通讯机——“呐,叫我的名字吧……好不好?把你送了我的东西还给我,好不好?”


小野田在他的手下颤抖着。


这样的山岳君他从来没见过。与其说他是具有攻击性,不如说……他是缺乏安全感。曾经被遗弃的经历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这段时间与小野田的生活让那份黑暗的情绪暂时地掩藏了起来,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此刻小野田对他产生的负面情绪让他重新忆起那份绝望感。Hybrid Child依靠主人倾注的情感生存,如今真波像寻找丢失的气球的小孩子一样,拼命寻找当初“活着”的感觉。


小野田没能体会到那么深。他看到身上的青年痛苦地抱着他,心中除了恐惧之外,更多的是自己也无法忽视的心疼。


手腕还泛着疼,大概已经淤青了。展臂轻拥住上方微颤的躯体,小野田用同样发抖的声音道:“山、山岳君——”


就这样一声一声叫着他的名字,像是唱着令人安心的摇篮曲。


把睡着的真波在沙发上安顿好,小野田在卧房里望着月亮渐渐升起,再望着它渐渐被晨曦所掩盖,心烦意乱,彻夜未眠。


第二天,大清早就穿好打工服,一声不吭地跑去了加油站。


评论 ( 10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