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投捕三人组】手指

·r注意

·降泽御(主降泽)

·炖给@-脱氧核糖核酸- 

 

四点半的青道棒球场,天空还是灰黑的颜色,与四周高立的铁网融为一体。整个青心寮仍陷入在沉睡中,几位高年级前辈的鼾声此起彼伏。


一楼某个宿舍的门突然打开一条缝,良久,一个棕毛的脑袋探出,鬼鬼祟祟地环顾四周,确定走廊无人后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屋里那个混蛋眼镜,一点都不懂得节制,就不能稍微考虑一下今早还要训练的自己的心情吗?! 

 
揉了揉酸痛的腰部,嘴里嘀嘀咕咕地吐槽着某人的“恶行”,荣纯经过门半敞的投捕训练室,毫无防备地被里面白球砸网的响动吓了一跳:“呜啊——” 
 
谁啊这么一大早的? 
  
“……唔。”声音有点耳熟。 
  
顺着微弱的月光望进去,一个身着白色队服的人站在那里,深蓝的头发,“ノ”形的标志刘海,挺拔的身板,此时正呆呆地望着自己流血的指尖,半天没反应。 
  
这不是,降谷那小子吗。 
  
那么拼命地练习,还不做好手指的保护措施,这家伙是白痴吗?! 
 

烦躁地推开门,荣纯刚想开口好好教育一下那个笨蛋投手(说得好像自己不是一样),只见对方早就发现自己存在似地转过脸,望着门口的方向默默无言。


 荣纯又被吓了一跳,声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这家伙…真特么适合演恐怖片! 
  
“流血了。”淡淡的声线飘荡在空旷的室内,平静得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件客观事实。 
 
“笨、笨蛋吗你!护甲油不涂就这么乱来!” 
  
“有点疼。” 
 
“…活该啊!真是的…止血贴有没有?” 
  
“没有。” 
 
荣纯闻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快步走向降谷,谁知刚迈没几脚腰就猛然一软,身体诡异地顿了顿。 
  
……! 
 

降谷眸色一沉,主动抬脚走到荣村面前,把受伤的手指伸至对方嘴边,面瘫道:“不用止血贴,你帮我含一含。”


“哈?!你发什么神经——”话音未落就被对方用手指截断,口腔中顿时插进了一根异物。抗拒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舌面就被手指搔了搔,顿时轻微的铁锈味蔓延开来。心中一瞬即逝的揪心闪过,刹住一口咬下去的冲动,荣纯抓着降谷的小臂想把他的手拔出来,却被对方的左手紧紧扣住后脑勺,动弹不得。


嗷,如果不是昨晚……导致现在浑身没力,小爷我怎么会在力气上输了呢!!!


荣纯脸憋得通红,虽然咬不得、推不动,但也绝对不能放弃立场——翻动舌头推拒着手指,殊不知这番动作正中对方下怀。


指关节屈伸,逗弄着软绵绵抗拒着的舌尖,感受着丝滑暖湿的口腔内壁的包裹,降谷眼神渐柔,满足道:“嗯,不太疼了。”


闻言某人瞬间炸毛,眼睛瞪圆,瞳孔收缩,气呼呼得像是要在降谷脸上烧出洞。 
 
  
后续→❤❤❤

 

 

 


评论 ( 9 )
热度 ( 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