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御泽】ガチャガチャ(1)

·哥哥扭蛋paro
·设定成年,御幸单方失忆




早晨九点半,荣纯揉着惺忪的睡眼,趿着拖鞋走进浴室。

假期果真令人颓废,居然睡到这么晚。然而没人陪打棒球的日子太难熬,不睡觉都不知道如何消磨这漫长炎热的夏日时光。

「好想投球……啊——唔!」大大的哈欠把眼泪都逼出来了。

对着镜子,随手划拉了下一头乱毛,荣纯咦了一声,伸手抹了下潮湿的镜面。

「谁洗澡了…?」

侧头望向一旁浴缸,白瓷周围还弥漫着朦胧的水汽。一个赤身裸体的人窝在里面一动不动,从这个角度还能看见湿润的发顶。

荣纯吓得怪叫一声,拍着胸脯没好气地:「老爸你大早上的别吓人……」

话音未落就被另一个低磁的男声接过,带着些微玩味:「就是你吗,选中我的。」

荣纯对上那人抬高的脸,一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张大的嘴巴来不及闭合,满眼盛着的是不敢置信,慢慢、慢慢地靠在身后的墙上。

浴缸中的人站起,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凝视着眼前这个一脸呆滞的青年,半晌,唇线一松——

「噗哈哈哈,好蠢啊这表情。」

殊不知这句话像个开关,对方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流下来了,止都止不住。

「喂、你不至于吧,开个玩笑……」

荣纯后知后觉地擦脸,越擦越狼狈,被埋藏在内心很久的情绪骤然释放,汹涌得让他承受不住,开口声音都是哑的:「御、御幸……」

荣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头绪,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出现在他家,他的面前。他还清楚地记得,三年前,也是同样炎热的夏天,在机场大厅见到的这个人标志性的又贱又帅的笑脸,还有在后脑仅停留一秒却无比清晰的手掌的温度。

然后更清楚地记得,就在十二个小时后,电视播报了那个航班飞机失联的消息。


————————

好在父母这个点都不在家,荣纯先给了御幸一条浴巾遮遮下身,眼神乱飘,脸红红的,纯情得让人想调戏一把。御幸的邪恶念头刚起,又被对方同样发红的眼眶给压了下去。

把人领到自己的卧室,荣纯趁着在衣柜埋头翻找衣物的间隙,把自己复杂的情绪强压下来。调整好面部肌肉,抓着选好的衣服转身,险些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得前功尽弃——

「不要光着身体在我床上滚来滚去啊混蛋!!」

「嗯?为什么?很舒服啊。」某人手脚并用抱着被子,浴巾早不知被随手扔去了哪里。令人喷鼻血的动作配上一脸无辜的表情,让荣纯睚眦欲裂。

「你这个人、总是这样……」

闻言,御幸抱着被子坐直身,神情变得认真:「你认识我。」

陈述的语气,笃定得让人牙痒。

「不认识!」

「御幸是我的名字啊,不愧是,听起来就很帅气。」

「……」被完全无视。

话说回来,跟美雪一个发音,哪里帅气了?!

「你叫什么?」

「…泽村。」

「全名?」

「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想叫你的名字。」

尾音下沉,温柔中带点恳求的意味,听得荣纯耳根发烫。

「恶心死了。」一边嫌弃一边忍不住开口,「…我叫荣纯。」

「嗯,好的,泽村~」

「……」荣纯已经好久没产生过这种想掐死一个人的心情了。

笑呵呵地看着站在床前气结的青年,御幸闭塞的心口裂开了一条细缝,有温水潺潺地流出来。在大脑做出指令之前手就反条件地伸出,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细软的发丝拂过指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番动作,前后不超过五秒,却让两人都愣住了。

御幸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荣纯则紧紧抿住颤抖的嘴唇。


————————

荣纯感觉自己在做一个无比真实的梦。梦是因为原本不可能再见到的人如今出现在眼前,真实又是因为,这个人,并不像记忆中那么完整。

后来仔细检查了浴室,在角落发现了被拆开的入浴剂圆盖。将两半圆拱形的塑胶拼合起来,正好是一个扭蛋的形状。没想到传说中的“扭蛋”真的存在,大概是母亲误买回来的东西吧。

只要将入浴剂放在浴缸中泡一整夜,第二天就会变成人形的扭蛋。几乎没有任何对于前世的记忆,同时也说明……他们在前世已被证实死亡。

荣纯不知这颗扭蛋的出现到底是惊喜还是噩耗,他双手抱膝坐在原地,只觉得胸口窒闷,需要用力呼吸才能抑制这种尖锐的抽痛。

从卧室传来某人的大声嚷嚷。荣纯黑着脸爬起身,半天才听清楚:

「肚子饿了!泽村!泽村!……咦,蠢村人哪去了……」

熟悉的绰号炸响在耳边,荣纯深吸气,跑过去啪地推开门:「混蛋御幸你叫谁蠢村?!!!」

御幸坐在床沿叉着腿,手后撑,笑意吟吟地望着门口,语气神秘,循循善诱:「你去做饭,之后我告诉你一个关于我的秘密!」

质问再次被无视,还被强硬转移话题,荣纯却生不起气。

这种连不经意回想起都会让人想哭的日常,曾是那段连棒球都不敢碰的时间里唯一能聊以慰藉的阳光。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