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御泽】ガチャガチャ(3)

·扭蛋paro

·每周末回家了才能更orz感谢一路支持的小天使们~


 

荣纯还是给御幸找了副眼镜,像变魔术一般,从书桌最底下的抽屉里。镜盒有点陈旧,躺在里面的镜片却被擦拭得很干净。深褐粗框的经典款,御幸戴上后发现瞳距和度数竟和自己惊人地契合。


「天啦,泽村君!」御幸扶着镜框夸张地眨了眨眼。


「……干嘛。」突然加了个君字好恶心啊。


「你是魔术师吗?」


夏季风裹着暖湿的气流,穿梭在室外葱郁的林木间。深绿的树叶轻轻拍打着玻璃窗户,一下一下像是拂在心上,带来阵阵酥痒。这副眼镜是荣纯在几年前配的「御幸同款」,那段时间浑浑噩噩,行动不凭脑子全靠本能,等回过神来,它已经出现在自己的抽屉里。没事的时候总会把眼镜取出来,盯着镜框上的纹路发呆,动不动就一个下午。高中时身边的大家都总说眼镜是御幸一也的本体,轻飘飘的一句调侃,却让当时的荣纯默默地、认真地思考了很久。


过程傻到不想提,结论倒是很明智——本体什么的,真的是玩笑。


眼镜躺在那里,冷冷冰冰,它身上永远没有那种为荣纯所向往的光芒。令自己产生不惜一切也要追随的冲动的,只是御幸一也这个活生生的人。于荣纯,御幸的魅力不仅仅体现在天才般的棒球才能上,更表现在他对梦想的投入与追求上。御幸对待所执著事物的成熟态度是荣纯本能地渴望达到的境界。荣纯知道御幸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人,并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认为自己被其吸引只是男子汉「崇尚强者」的心理在作祟——直到他不再看着那人的背影奔跑,而站在了和他相同的高度上。


一切都在不经意间变了质,就像铝球的灼烧,内部被熔成翻腾滚滚的高热液体,外表的氧化膜却仍纹丝不变,无迹可寻。而等荣纯察觉到氧化膜的破裂时,已经被流出的液体烫得面目全非。


还是会被吸引。即使已经站在了相同的水平面,还是会无可救药地被吸引。不仅想并肩,而是更得寸进尺地想要相守。站在投手丘上时,会希望前方数十步处蹲着的是御幸;在投掷的瞬间,会想听白球砸进御幸手套传来的独特闷响。单纯的崇拜与景仰不知何时越过了禁忌的界限,在无声中发酵成泛滥的倾慕之情。然而像荣纯这样藏不住心事的热血笨蛋,却没能将这种汹涌的情绪说出口。不是羞涩,不是别扭——而怪他太迟钝,在那人彻底消失之后,才发现了自己的心意。


——可把铁屑吸引到身边的磁铁,即使消了磁,铁屑也再也无法返回到原先的位置。


——————


「我们去投接球吧。」


荣纯回过神来,看见御幸摘下了挂在墙上的褐色大手套,正试着往自己的右手戴。随后捡了个缝线白球,有一下没一下地做着竖直上抛运动,满脸兴致勃勃。


荣纯眼睛登时就亮了。御幸勾着嘴角:「说好了,你来投……」


「御幸前辈!请接我的球!」陌生又熟悉的祈使句,在沉寂多年之后再次脱口。


御幸的虚荣心被可耻地填满,心情大好,笑容不禁越扩越大:「奉陪到底。」


假期让学生党们不再受制于课堂,草地上满是挥洒着汗水的精力过剩的年青人。鉴于御幸的「半隐身」属性,荣纯不得不考虑避开人群密集的场所,毕竟在外人眼里,一个人玩投接球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


好不容易在一座废弃的大楼前找到了一片几乎无人光顾的空地,两人稍稍清除了下碍事的野草,堆起了一个类似投手丘的小土坡。做好充分的准备运动,荣纯站在土坡上,蹭了蹭脚下的黄土,摆出泽村特色的投球姿势,轴心左脚稳扎,右手挡前,左手持球蓄力,在临界点掷出的同时右腿前迈——


「坏球。」御幸伸手堪堪接住,遗憾地宣布。「左投,还是怪癖球,有意思,」把白球回掷,御幸扬声道,「土坡有点疙瘩,小心不要失衡。再来一球。」


「御幸你帮我配球吧——」


「笨蛋吗你。」御幸皱眉,站起身单手支腰,义正言辞地:「才投一球能看出什么?我又不了解你的球风,配个毛。」荣纯刚有点愣,苦涩还没来得及升起就被御幸欠扁的补充打得粉碎:「不叫前辈不给配,你打我啊~」


「……御幸你多大了还这么幼稚?!」某投手怒了,拔起脚下的野草揉成团向对方猛扔。


「喂喂、谁更幼稚一点?泽村小朋友请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某捕手一边狼狈地躲避攻击,一边火上浇油。


投接球不知为何就变成了扔草大战,敌对双方某种程度上携手在幼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天边泛红,饭菜的香味从各处飘来,无声地召唤着人们回归。荣纯的发尾被汗水浸湿,酣畅淋漓的运动让他疲惫却充实。双手来回掀动衣服散热,嘴里含着从小卖部买来的冰棍,含糊不清地唔唔说着什么。御幸与他并肩行走在窄窄的田埂上,无奈地伸手帮他把冰棍拿出来:「要吃就别说,要说就好好说。」


「喂,我热死了,还给我——」荣纯伸手去够,奈何身高是硬伤。


「我也热,我怎么没得吃。」御幸斜睨着他,拿着冰棍的手举得高高的。


「你自己买啊!」某人理直气壮。


「……」御幸慢慢地笑了,镜片反射着余晖,眼里闪着邪恶的粼光。以对方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把吃到一半的冰棍含进嘴里,故意吮得啧啧作响,还伸出舌头将融化后流到木棍上的汁水舔了个干净。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将冰棍递回——


「吃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