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御泽】ガチャガチャ(完)

·r注意

 

 

 (5)

 

「诶~后天就要归队?明明才放假了半个月?」御幸盘腿坐在卧室的地板上,单手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荣纯忙东忙西收拾行李。

 

「半个月已经够长了,」荣纯把换洗的衣物一一叠好装箱,再把习惯随身带着的小玩意从一堆堆杂物中拣出来扔到床上,「——话说你就不能帮下我吗!」和自己的满头大汗相比,对面那人脸上闲得发霉的表情让人看着就火大。

 

御幸斜睨着床上的一片狼藉,几个模型,一摞漫画杂志,MP3的耳机线和游戏机的手柄电线缠在一起,底下居然还压着个野球盘——几岁的人了还玩这个?想到这语气不禁带了点嫌弃:「才~不~要~咧~」

 

荣纯扯了扯嘴角,嘛,早料到是这种反应,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那家伙会「降尊纡贵」干这些事情。

 

房里沉默了一阵,御幸再次开口:「我说,泽村君啊。」

 

每次听到这个称呼荣纯都会起一身鸡皮,「这眼镜又要发神经了」的信号灯在脑海中高高亮起。他迟疑地嗯了一声。

 

「你走了我怎么办呀,前辈会好寂寞的。」幽幽的语气,似乎含着无限惆怅。

 

荣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你不是跟我一起走?!」这种默认的事情一定要说出来吗,毕竟世界上只有自己能看见他,把他丢下单独行动怎么想都不合理、也不可能吧。

 

况且,两人又是那种关系……

 

「可是,我晚上再也不能抱着泽村君睡了啊。」

 

「本来也没抱过好吧?!」

 

「其实每次当你睡着之后,我……哇啊、不要打脸!不要打脸啊!」

 

御幸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已经正式确认关系了,睡觉的时候抱一下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他还干过更过分的事呢——当然,如果想保住小命的话,还是不说为妙。

 

「好啦好啦,让前辈亲一口然后消气吧~」

 

「滚!!」

 

根据脱团狗床头吵床尾和的普遍尿性,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终究没能维持到晚上。反倒是由于把话说开,御幸不再偷偷摸摸,光明正大地用行动向荣纯诠释了何为「皮肤饥渴症」。

 

「喂、很热啊——」荣纯用手肘轻轻顶了顶身后的人。他的背部紧贴着对方的胸膛,区区两层衣物根本无法阻挡热量的传递。再加上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被这样抱住,紧张得他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没过多久就开始冒汗。

 

「诶,会吗,」属于男性的低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满满的漫不经心,「那就脱衣服吧。」说着就抓起荣纯的衣摆要脱。

 

「哈——?等、等下……」荣纯慌忙扯住衣摆,御幸的手却顺势钻入内部,微凉的手指抚过温热的腰腹,不轻不重地徘徊摩擦。

 

荣纯的腹部肌肉反条件收缩,双眸在黑暗中猛地睁大,两只手转握住对方的手腕却使不上力,只能任由那只灵活的手不断刺激自己敏感的腰间。御幸感受到手下皮肤的轻微颤抖,体内深处像是燃起一团火,难言的生理冲动以惊人的速度发酵膨胀。无声地笑了笑,摸索到荣纯的耳朵一口咬住,用牙齿细细地磨:「后天走的话,明天休息一整天也没关系吧?」

 

荣纯只感觉有一团团热气往耳朵里钻,嗡嗡作响敲打着鼓膜,烫得耳蜗几乎要烧起来。脑子一片混沌,根本无法处理这则意味深长的语音信息,只能可耻地传达一个念头——这眼镜混蛋声音真是该死的性感……

 

即使互相看不清表情,荣纯还是被羞耻感压得闭上了眼睛,睫毛轻颤,嘴唇紧抿。

 

也就只有这个时候笨蛋的脸皮特别薄呢。御幸眯着眼想。

 

(后续→)❤❤❤

评论 ( 14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