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Until Tomorrow(上)

·坐轮椅的主人(山)+贴身男仆(坂)

·脑洞已脱缰,OOC注意

·下章请戳→ (下)

 

 

-1-


小野田坂道是卷岛财阀的义子。

 

说是义子,其实也只是家族的长辈们怕嫡系独子卷岛裕介太孤单,找来给其作伴的小男仆——一个离开了大少爷的庇护、就毫无地位与价值可言的“玩具”般的存在。

 

所以,当财阀遭遇空前的经济危机、救命稻草投资方唯一的要求是“小野田坂道”时,他被家族成员们狂喜且迫不及待地卖了出去——毕竟除了大少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项交易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便宜。

 

那一天,冷气团携着阴雨控制了全城,明明接近夏天,气温却低得只有10℃出头。小野田拖着个行李箱站在卷岛宅邸的大门口,面前是说不出名字的气派轿车,几个身着西装的保镖站在旁边,面无表情。被空气浸凉的手被裕介紧紧地攥着,生疼。

 

“大少爷,时间差不多了……”管家轻声催促道。

 

“坂道,如果受欺负了、你……”张了张嘴,那句“你就回来”硬生生地卡在喉咙,裕介低头,刘海垂下来,掩饰住满眼的苦涩。

 

小野田善解人意地接过话头,笑着说:“裕介哥,我走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等会回去记得吹下头发,你看,在外面站那么久,都湿了……”

 

裕介低低地应了一声,良久,慢慢地、颤抖着松开了手。

 

耳边是车门被打开又关上的闷响,然后是轮胎碾过潮湿路面的声音。

 

再次抬头时,裕介眼前只剩被液化成白雾的汽车尾气。

 

 

 

-2-

 

对于自己被卖掉了的事实,小野田心情可能还比不上裕介沉重。十一岁被卷岛家收养,直到现在十六岁,这五年的恩情,小野田认为要自己怎么回报都不为过。倒不如说,“能给对自己很好的裕介哥派上用场”这个认知,让一直以来都很自卑的小野田近乎是受宠若惊。

 

就算自己被如同货品般卖给一个残废——

 

解除卷岛财阀燃眉之急的救命稻草、箱根集团的当家——真波山岳,众所周知,是个年纪轻轻就已注定这辈子离不开轮椅的废人。

 

被侍从领着走在大理石长廊,小野田略带好奇地打量着这座大大的宅子。与卷岛家的和风不同,真波家是典型的欧式建筑,到处是雕花金属廊灯、暗纹磨砂壁纸、镶着金边的地毯和涂满厚蜡的原木房门。

 

“那个、请问现在是领我去房间吗?”

 

“是的,少主已在房里等候多时了。”

 

“啊……啊?等、等一下,我的行李还没收拾……”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被赶上战场,一想到马上要跟自己未来的主人面对面,小野田就头皮发麻。残、残疾人是不是都很难相处?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听说脾气都很奇怪……等等啊,他坐在轮椅上,那万一自己不小心俯视了他,会不会被骂??那、那怎么办……嗯,低着头好了,盯着自己脚尖看,绝对绝对不抬头……

 

回头望见戴着眼镜的少年紧张得同手同脚、满脸冒汗,侍从表情复杂。这个人真的没关系吗……为什么少主要指定一个外人当自己的贴身男仆啊……而且看起来笨手笨脚的。

 

叩叩。

 

小野田屏气凝神,心跳随着侍从的敲门声快了两拍,肾上腺素分泌至峰值。

 

不能给裕介哥丢脸……一定要出色达成使命!——至于使命是什么,小野田倒是从未思考过。

 

“进来。”隔着木门也难掩清朗的男声传入耳朵,带着天生的从容气质。

 

小野田一瞬间有点恍惚,这个人的声音真好听。

 

门被打开,内里是一间极大的卧室,除了顶盖豪华卧床和浴室之外,还配有小型的茶亭和一套书桌椅。小野田来不及垂下目光,一抹蓝色的身影就直接撞进了视野。

 

小野田一生紧张过很多回。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到一定程度,反而大胆到猛盯着人家看的地步。明明是个少主,却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衬衣。发色和瞳色相同,是清透的湛蓝,让人联想到夏日万里无云时的水天一色,衬得本就缺乏阳光照射的皮肤更加苍白。年纪不大,二十多岁的样子,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练笑容,温和无害,又内敛难猜,有一种独特的成熟韵味。小野田觉得自己对其“心灵脆弱”的猜测简直大错特错,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即使坐轮椅也跟坐龙椅一样,气势丝毫不减,仰视着他也安然自若,甚至歪着头,带笑问候道:“你好呀,坂道君。”

 

小野田坂道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笑容给击中了。

 

结结巴巴地回了句“您好”,小野田还未从那份冲击中彻底反应过来,就听轮椅上的人道:“那边是你的床,”白净的手指了指角落的隔间,与主卧相通,连门都没有,只有一个形同虚设的门框,“去收拾一下,在晚餐前。”

 

“……请问、我的职责是什么?”小野田有点忐忑地询问。

 

“诶?坂道君不知道吗?”对方似乎很惊讶,“坂道君是我的贴身男仆哦。唔,非要说的话,你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

 

“尽最大可能地,取悦我。”

 

 

 

-3-

 

小野田的男仆生活正式拉开帷幕。他在卷岛家的时候,虽然几乎是透明人,却由于“义子”的身份,很少干佣人的活计。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不仅要干佣人的活,连一些超出普通佣人工作范围、但因为是主人命令而不能拒绝的活也要干。

 

他的现任主人——真波山岳,表面看起来温逊有礼脾气好,其实超、级难伺候。而且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每当他不顺意的时候很少发火、以一家之主的威严震慑对方,而更多的是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特别是在小野田面前,往往一句“坂道君嫌弃我是残废”就能把人的底线彻底击溃,心甘情愿地做牛做马。

 

另一方面,真波家的佣人们、包括看着真波长大的管家几乎都不同程度地惊呆了。在他们的印象当中,家主可不是这种画风。还未成年时父母意外双亡,巨大的噩耗让他一夜成长,与同族其他子弟明里暗里斗上不下三百回合坐稳了如今当家的位置,却因一年前的车祸差点醒不过来——即便最终福大命大,也落了个半身不遂。

 

在人生最灿烂的时光遭遇最惨痛的打击,想必任何人都无法轻易走出来。就算经历千辛万苦走出来了,那段时间伴随自己的阴暗也难以抹去。真波在无数次几乎是自虐的复健中终于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行走的事实,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呆了三天三夜后带着笑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他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是变得更加果决与狠心——在他把那场车祸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且干了一些让其永远不敢(或是不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事之后,管家惊讶且心酸地发觉,短短的几年间,真波山岳再也无法变回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多舛的经历让他提前得到锤炼,获得了许多同龄人没有的无形财富——代价是让他失去了更多。

 

真波总是笑着的,优雅从容,这是阅历的积淀。可那笑从来没有到达过眼底——在那个眼镜少年出现之前。

 

然而小野田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心中,真波一直是“无理取闹”和“得寸进尺”的代名词。

 

比如某一天晚上。

 

“坂道君~坂道君~”

 

“又怎么了真波君?”自从小野田叫了几次“主人”之后,真波就一脸大赦天下地让他不需再用敬语。

 

“这个枕头不舒服,我要跟你换。”

 

“……可你前几天还用得好好的呀?”

 

“不知道,反正就要换啦!”

 

“这样啊,那好吧。”

 

由于真波行动不便,小野田拿着自己的枕头噔噔蹬地小跑到主卧的床边:“喏,给你。”

 

躺在床上的人眨着眼睛,就橘黄色的床头灯光打量着对方身上的小熊睡衣。明明都快成年了,还穿这么卡通的睡衣呀,坂道君好可爱。

 

跟着感觉走,真波开口道:“要不坂道君跟我一起睡吧。”

 

“啊?”小野田呆了,这这这,怎么说,不、不成体统吧?

 

意识到自己的突兀,真波换了个说法:“你再帮我按摩一下腿吧。最近多亏了坂道君的护理,肌肉萎缩得没那么厉害了呢。”

 

涉及到腿的请求,小野田根本无法拒绝。不是出于真波的胁迫,而是自己发自内心地想为那人做点什么。即使知道可能是无用功,自己还是偷偷地去学了些按摩的手法——连为了裕介都没那么认真地学习过一项技能,却为了眼前这个人做到了。

 

侧坐在床边,撸起真波的裤管,倒了些药油在手心,拿捏好力道,在他的腿上推拿了起来。真波的骨架匀称,腿型也长得很好,据说学生时代还当过学校自行车竞技部的王牌。然而仅仅是一年的闲置,就让这双原本结实有力的腿羸弱得如同树柴。明明从来都没有见过,小野田却能想象出那人在赛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一定是耀眼到像背后长了翅膀一样吧。

 

“喂喂、坂道君、你摸哪儿呢?”小野田飘散的思绪被略带戏谑的问句拉回,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手已顺着腿一路向上,一只按着大腿根,另一只几乎碰到了……

 

“哇啊啊啊啊——对、对不起!!”慌乱地松开手,掩饰性地在身前乱挥,小野田的脸涨得通红,圆眼睛在镜片后不安地眨巴。

 

“诶~这么紧张呀。”真波的嘴角微弯,忍不住起了逗弄小嫩苗的心思:“坂道君有做过吗,男人的事情?”

 

“男人的……事情?”

 

“嗯,每个男子汉都会做的事情哦。”

 

“哎?”男子汉?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小野田答道:“帮、帮弟弟妹妹买东西之类的吗……”当年裕介哥给自己买黑喵手办的时候,超级男子汉的说!

 

“……”真波默默捂了捂心口,突然萌发了荼毒未成年精神世界的罪恶感。

 

“睡吧,坂道君。”

 

 

 

-4-

 

过了两个月,小野田接到裕介的来电。

 

这天是他每周例行出门采购的日子——当然,他买的不是食材或者日常生活用品,而是为了满足少主大人突发奇思妙想的各种小玩意。

 

“喂,坂道。”

 

“裕、裕介哥!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

 

“嗯、公司那边也缓过来了咻……”

 

“你呢?”

 

那头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温柔:“我很好。”

 

“那就好啦。我也很好,不用担心!”

 

“那个,坂道,我想说……”

 

“嗯?”

 

“两个月来你受苦了,现在裕介哥终于可以把你接回来了咻……”

 

“诶诶诶诶诶——?!为为为什么?”

 

“我这段时间到处跑,手中已经掌握了足够的可动产,就算箱根撤资也没关系。”

 

“啊……”

 

“所以,虽然反悔有点不道德咻——你可以回家了,坂道。”

 

小野田花了走完一条巷子的时间,才将这庞大的信息量吸收完毕。

 

“我……”不想回去。

 

小野田被自己突然产生的想法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拿不稳。余光瞥到自己满满一袋子的“成果”——有给真波夹书用的金色三叶书签,他提过最近很喜欢金色;有装饰着翅膀的橡皮圈,真波说过头发太长又不想剪;有六花亭酒芯糖,真波说小屁孩的时候偷吃过,很怀念……现在想想,不知从何时开始,真波的一切细节,无论是哪句不经意的话,还是哪个一闪而过的表情,都能清晰地回放在眼前。没有刻意地去捕捉,而是他的一颦一笑找到了门路,不经同意就大摇大摆地占据小野田的脑海,赶都赶不走。

 

从卷岛家离开,小野田虽不舍却很安心,因为相信裕介能照顾好自己。

 

但如果离开真波……实在是难以想象呢。真波方面姑且不提,起码自己这边,角色代入了这么久,一下子脱离根本办不到吧。

 

到头来究竟是谁依赖着谁呢……

 

小野田望向湛蓝的天穹。

 

——大概、都有吧。

 

打定主意,小野田喉结滚了滚,开始组织语言:“是这样的,裕介哥,真波家对我很好……我并没有被欺、欺负什么的……嗯……我很想裕介哥,但、怎么说呢……”深呼吸,小野田鼓足勇气一口气道:“感觉我在这边更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坂道你——你怎么会?你想想,整天给一个残废当男仆有什么好?卷岛家会给你少爷的身份——”

 

“裕介哥,谢谢你。一直以来你都是最关心我的,明明我什么用都没有……但是,也正因为此,‘被需要’的渴望太强烈了。真波先生是个好人,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我想呆在他身边。”

 

整段话说完后小野田才觉得脸热,太……太招误会了吧?

 

刚想加上几句补救,突然,后脖领被人猛地一扯,身体骤然失衡,只来得及喊一句“啊”,就被浸了某种刺激物质的手帕捂住了口鼻。

 

 

tbc.

对不起卡在这里;;主要是前方真波高帅(自认)和随后山坂有高肉(自认),我需要酝酿一下,嗯

评论 ( 31 )
热度 ( 94 )
  1. 術琟冇顶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