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だんごが大好き

一篇准备非常不充分但饱含lo主诚意的5.29真波生贺(掩面



临近六月,喇叭花开得正白,熏蚊虫的火陆续被点起,一切都预示着夏天的到来。

真波山岳戴好小黄帽,背上桃子形状的书包,跟幼儿园老师挥别后,兴奋地迈开小短腿跑向那个自己念想了一天的地方。

沿路水田里农家采秧苗插秧的工作已进入尾声,菖蒲插甍,水鸡叩门,午后两三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被太阳蒸得微暖的风很快就在小孩的脸颊上扑出两片粉红。

真波跑得飞快,书包随着迈步的节奏在背后一颠一颠,心情像飘扬的发尾一样雀跃——因为那里有世界上最好吃的团子,还有自己最喜欢的会做团子的大哥哥。

团子屋并没有与其团子品质相称的客户量。店面不大,且坐落偏僻,夏季葱翠的爬山虎顺着墙根一路上攀,浅而密地覆在木屋顶上,带来凉荫的同时也使得店铺与周围的绿色融为一体,难以辨别。

老板兼店员也只有一人——真波心心念念的,一名戴着眼镜的黑发青年。

真波到达目的地时气喘得厉害,然而迎接他的却是门上印着花体“CLOSED”字母的木牌。

抓紧书包肩带,失望来得太突然,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小孩嘴巴一瘪,眼眶顿时就湿了。

在原地呆站了两分钟,明明极度委屈却还要故作坚强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真波刚转身准备回家,就听见背后吱呀一声响——

“…真波君?”



真波双膝并拢坐在团子屋前的长凳上,脚尖还够不着地面,粉藕一般的小腿前后晃动。

抿抿嘴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又期待地往后瞄了瞄,在黑发青年发现他的视线并含笑回望时小脸迅速升温,羞窘地转过头,睫毛使劲儿扑腾。

呜啊……被发现了……

围着围裙,卷起袖管,双手沾满白玉粉在案台前制作团子的青年看着那个小小的略显僵硬的背影,笑眼里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



青年端着一只白瓷小碟走出来,碟上盛了串经典搭配的粉白绿团子。真波抻着脖子,目光随之转移,也不知是盯着团子还是盯着人。

“锵锵~真波君久等啦。”

青年在小孩身边坐下,把碟子放在对方早已摊开的手上。真波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拿起竹签“啊唔”一口就把粉色的樱花团子整个塞进嘴里。

刚蒸出来的团子温热糯软,糯米的粘性适中,捣碎的樱花末的淡香和红豆的甜味充斥味蕾,甜而不腻。

小孩两个腮帮子撑得鼓鼓的,随着咀嚼的频率动啊动,加上两只睁得圆溜溜的眼,活像一条小金鱼。

“好吃吗?”

“嗯!”

对方直白的回应让青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自己做的团子被这个小不点喜欢着,这个认知真是……超乎想象地令人愉悦。

“真波君尝一下这个。”青年指了指白玉团子。

“哦…哦!”青年突然的靠近令小孩一下子无措起来,鼻间除了属于团子的甜香,还能闻到那个人身上淡淡的皂角味道。

温暖的,阳光的味道。

白玉团子真波吃得比较矜持,第一下只是浅浅地咬一口。谁知,原本无馅的白玉团子这次裹进了被熬成流状的豆沙,褐色的内馅糊了真波满嘴。

“唔……”

“哈哈,真波君可是新品的首位品尝者哦!”

舔了舔唇角沾到的豆沙,真波觉得那甜直接甜到了心底。

头顶忽然传来轻微的压力,青年的手掌覆在上面,手指摩挲了下脑袋正上方的呆毛。

“生日快乐呀,真波君。”

真波觉得自己快要中暑了。颤抖着把最后的抹茶团子塞入口中,通过咀嚼的动作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克制住扑到大哥哥怀里的冲动。

被、被摸头了……

覆在头顶的掌心是那么厚实温暖,对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与宠溺几乎把真波蒸熟。

这就是夏天吗。

很多年后,真波还能忆起人生中第一次萌发的强烈负面情绪——

对自己头上呆毛产生嫉妒什么的,说出来都没人信吧。

评论 ( 8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