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Cha-cha

·我只是!想!写一发!男前的!小野田!
·并没有在骑车



“坂道君,拜托你了!”

课室外的走廊里,蓝发白衫的青年双手合十,头埋得低低的,语气之诚恳让人难以拒绝。

然而站在他对面的眼镜青年仍是一脸为难。

“但是真波君,我、我已经有搭档了……况且我们不在一个班……”

“虽然不同班,可我们是一起上体育课的啊!我问过老师,他说因为人数问题,允许共用搭档……只要能考试就行。拜托啦,只剩一周时间了……”

总根学园有个传统,就是一年一度的毕业晚会。应届毕业生会在当年樱花最美的季节褪下充斥着青春期记忆的校服,女生换上或精致或华丽的礼裙,男生则穿上代表成熟与自持的西装,在毕业典礼结束后的那个夜晚,两人合跳一支舞,为记录自己成长脚印的高中生活画上不留遗憾的句号,并以此为契机,第一次以成年人的姿态走到灯光下,作为迈向崭新人生阶段的标志。

那支饱含寓意的舞可谓是整场晚会的重头戏,学园为了保证届时每人都会跳,计划在学生升入高中二年级时,把基本舞步通过体育课的方式教授给他们。同时为了引起大家的重视,还将其设为必修课程,也就是说,不通过舞蹈考试就拿不到学分,成绩太差还可能影响毕业。

本来嘛,学成一支晚会舞并不难,只要记住基本舞步,再加上男女双方的配合,大体就没问题了。

可总会有人对学舞存在抵触心理。

而且更要命的是学校非得把男女分开授课。男生只能跟男生配对,女生只能跟女生配对。对舞蹈天生的抵触情绪以及同性配对的违和感的双重作用下,年级里立马涌现出一批像真波山岳这样的学生——平时打死不肯来上课,有一节翘一节,临近考核了才不得已抱抱佛脚。

“那,真波君是跳男步还是女步?”

真波下意识想说当然是男步,话头在脱口时却一转:“坂道君呢?”

“我是男步……”

真波想都没想就答:“那我就跳女步好了。”

“诶、诶——?”小野田愣了愣,急忙回道,“明年的晚会真波君一定会被很多女孩子邀请的,还是学男步比较好吧……”

“为什么坂道君的搭档就可以跳女步?”

……这语气怎么感觉像是被剥夺了什么应得的权利似的?“这个,他……”小野田斟酌了半天,最终只能无奈地笑:“真波君,不是这样比的……”

真波不达目的不罢休,面不改色地耍无赖,在对方软磨硬泡下小野田终于放弃抵抗,认命地伸出佛脚给真波抱。

距离考核只剩短短的一周,而真波——小野田的“扶助”对象,居然连要考什么舞都不知道。

“啊?跳恰恰?不是华尔兹吗——”真波眨巴着眼,一脸震惊。恰恰什么的好像是拉美一种比较“热情”和“奔放”的舞蹈……听上去就跟自己的画风不搭……

小野田不知所以地“嗯?”了一声,也眨巴着眼对视回去。

“一般来说,晚会什么的,不都是跳华尔兹的吗……”真波声音越来越小,呆毛也蔫了下来,眼神死地叹了口气:“……来吧。”

每天,小野田专门抽出午休的时间帮真波补课,两人跑到闲置的美术室,在充斥着丙烯颜料与橡胶板气味的空间里进行着“考前冲刺”。

“手、手是这样扭吗……”真波的手臂和手腕扭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随即喊着节拍僵硬地左右摆动,不像跳舞,倒更像是诈尸。

小野田将真波的手腕上提,手掌下压,再调整了下他胳膊肘的角度:“放松一点,不要绷太紧……像这样……”

“啊啊,女步好难。”某人撇嘴,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这是手部动作,男女一样的哦。”

“……”

憋住一口气,一点一点学着小野田的动作,可总觉得哪不对劲。为什么坂道君能这么协调,自己扭的却像麻花……

不过话说回来,坂道君果然很厉害呢。真波不禁弯了弯唇角,眼帘微垂。而且超级温柔……不仅不会嘲笑他的笨拙,还很耐心地手把手纠正他的错误动作。

真的是,怎么说呢——

这几天,真波周围的同学突然感受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浓浓的违和气息。平时跟人打招呼只是点头示意不知为何变成原地踏步加转圈;向人借东西时单纯的伸手动作也变得,呃,充满“艺术感”了起来;上课睡觉的时间用来比划手脚,诡异程度堪比邪教仪式。

待真波的动作完成度达到80%以上时,离考核只剩下两天。小野田把从体育课组拷贝来的伴舞音乐播放给真波听,谁知还没听够两个八拍,真波冷汗就下来了。

数着拍子做动作肯定不及跟伴奏来得难,增加了旋律后信息量增大,大脑一下处理不过来,辛辛苦苦学了几天的舞步受紧张情绪的影响,如退潮一般淡出记忆中枢。

在第N次跟漏节拍后,真波连发牢骚的力气都没了,躺在地上抹了把脸。

“真波君……?”

“啊——坂道君你别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算了——”

“怎么能不管呢,搭档二人同分啊。”

“…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真波挫败地说,“明明只是坂道君的话——”

“诶、诶?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小野田急忙道,“真波君一定没问题的!我保证!况且……”

“嗯?”小野田嚅嗫了句什么,真波没听清。

“我是说,况且,有我在……我一定会让真波君通过的。”小野田双手撑膝,半俯身,直直望进真波的眼瞳里。一双圆眸里闪烁着坚定的光,像是承诺,让人骤感心安。

“真波君相信我好吗?”

真波呆呆地望着上方,半天才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

小野田笑了,美好纯洁如野菊绽瓣,真波不自然地移开视线,用手遮住发红的面颊。

等考核当天真正来临,两人以及同组的其他同学一字排开站在体育馆内的木地板上时,真波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左手被小野田牵着,右手轻攀住对方的肩臂,两人微妙的身高差吸引了馆内大部分人的目光。

考核内容很简单,背景音乐循环播放,每对搭档把上课学的一套动作完整且连续地跳四轮即可。

“真波君,等会放轻松哦,不用紧张,我会带着你的。”小野田悄声说,牵着真波的右手安抚般捏了捏。

“嗯……”坂道君的手心好热呢,真波回捏了下。

音乐响起,异域风情的旋律洋溢着欢快与活力,和上动感的节奏回荡在巨大的室内体育馆。开头四拍缓冲结束后,真波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小野田放在真波腰间的手紧了紧,将对方重心推后,同时右脚前跨,之后一边带领着真波迈步,一边小幅度地变更站位,几乎完美地把每四拍的旋转角控制在45度。

真波忽然意识到自己选择女步是正确的。虽然女方动作较多,走位范围大,但整个跳舞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还是男方。没有小野田的全局把握,真波无法这么顺畅地踩到每一个位点,无法在恰到好处的节拍上做出相对应的动作。

渐渐跳到了第三轮,两人已完全进入状态,从考核的压力中挣脱出来,开始享受舞蹈最原始的快乐。前进、后退、旋转、交叉,两人默契配合,浑然投入,酣畅淋漓,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这火热的狂欢氛围中。

待最后一个纽约步完成,音乐恰好中止,真波轻喘着,没想到整个人放开后,短短几分钟的恰恰也能让人跳出这么多汗。两人的手还牵在一起,汗湿的掌心黏腻,却没人想主动松开。小野田眸子像被水浸过一般晶亮晶亮的,见真波凝视他半晌不动,挠了挠后脑,羞涩一笑。

真波抬起右臂,用手背蹭了蹭对方红扑扑的脸。趁小野田眨眼的空隙,真波再牵起对方的左手,把自己的脸往上面蹭了蹭。

对上小野田好奇的眼神,真波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擦个汗。”

评论 ( 4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