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投捕三人组】Cheesesun

·@-脱氧核糖核酸- 生快!你点的降→泽←御,嗯,芝士日 

·算是这篇的后续

·r注意




有的时候荣纯会想,为什么这家伙总是在自己前面?

浴衣是随便套上的,本来就没系紧的带子渐跑渐松,堪堪挂在腰上,在荣纯呼啦一下拉开公共浴室帘门时彻底松开。

“哟哈——”

已经坐在浴池里被水汽蒸得一脸微红的降谷抬眼,默默地望向门口保持扎马步动作的某人。

“诶降谷你怎么这么快!!不对啊,我明明是跑过来的——”居然不是第一个。荣纯又是挫败又是不甘,鼓起腮帮子,边脱浴袍嘴里边嘟囔着什么。

“我没放行李。”荣纯刚扯下裤衩,光着屁股正在翻找干净的浴巾,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了什么。

“啊?”

“……因为很麻烦。”

这样啊。荣纯心里平衡了些。

围好浴巾,赤脚走到莲蓬头下面,左摸摸,右看看,荣纯对着某个地方伸手一拧,毫无防备地被浇了一身。

“哇啊啊啊啊啊这、这边是开水吗!烫烫烫——”五六十度的热水从头顶洒下来,荣纯裸露的上身立马泛起了红。整个人像被点着了似地四处乱窜,见到一池水,下意识地扑通一跳,自己摔得皮疼,溅起的水花也糊了别人一头一脸。

然而跳进来并没有什么用,浴池的水温同样不低。

“……”

降谷搭在头顶的小毛巾滑下来,啪嗒摔在池面。无言地抹了抹脸上的水,顺手推了把半伏在自己身上吐泡泡的荣纯,扶住他沉在水里的脑袋往上提:“没事吧?”

头发浸饱了水,哗啦啦顺着脸往下流,荣纯眼睛都睁不开,咳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双手撑住降谷的肩膀,借力站起身,池水深度刚好到大腿,荣纯抬脚正准备出去,却见降谷坐在原地一脸微妙的表情。朝他平视的方向望去,正好是自己的……轰隆一声,身体比脑子先作出反应,荣纯大叫着又一次蹲下,或者说,摔坐了下去。

——浴、浴浴浴浴巾呢?!

为什么自己下面是光的?!!!

半只脸都浸在水里,荣纯心想这池子真烫啊,烫得人犯晕。不敢抬头,两只手在池底胡乱地摸索,总算是摸到了块布,慌忙一围,站起来就想跑。

谁知对面蓝发青年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

荣纯急哄哄一低头,差点炸了。

他居然拿了降谷的毛巾围下身——

前一分钟还搭在降谷头上的毛巾此刻已裹住了某人的小兄弟,由于毛巾相较于浴巾尺寸偏小,荣纯后面大半个屁股还没被遮到,前面虽然遮住了,可因透湿而格外紧贴的布料还是让那处的形状毕显。

荣纯内心在嚎叫,这围了跟没围有什么区别?!

“遮什么。”室内静默了一会,降谷率先开口,老神在在,不急不缓:“我也有。”

男人谁生来没带条把。况且,又不是第一次坦诚相见。

这话听到荣纯耳里就有些变味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本来就红的双颊更是变得要滴血了般,剧烈地干咳起来。

记忆里那个四五点钟的夜空,在月光未散的投球室……

思绪还没展开就被截断,降谷冷不防一个伸手,荣纯浑身一颤,惊觉自己的小兄弟被握住了。

“降、降——”荣纯惊得舌头打结,只见对方一手握着他,一手握着自己,神情淡定,良久,短短地嗯了一声,脸上浮现出隐约的可疑红晕。

荣纯怎么看怎么熟悉,这表情,只有于降谷在球场上被认可而感到自豪时才会出现。

“可恶你这家伙!!居然!居然在比大小——”

气不打一处来,荣纯羞恼地扯掉降谷的手,连顺带扯掉了毛巾也顾不上,把对方拽到水里就开始还击。荣纯手脚并用,又是钳住人挠痒又是往脸上泼水,二人纠缠在一起,可怜的浴池被折腾得哗哗作响,溢出了不少水。

降谷也不是省油的灯,最终凭借着力量型投手的优势把荣纯压在池边,为防止再被反攻,干脆整个人覆在对方背上。

两人都轻喘着,比完赛后每人都处于疲乏的状态,原本是打算集体来放松的,谁想洗个澡还那么大动干戈。

胸腔随着呼吸的节奏大幅度起伏,降谷的前胸紧贴在荣纯后背,隔着层水相触的感觉很奇妙,看上去紧实的背肌在温水的作用下平添了分滑腻。降谷微眯眼,不由自主地蹭了蹭。

荣纯没有发现降谷的小动作,而是一门心思想着要挣脱对方的桎梏。手脚都被制住,稍一反抗就会被用更大的力气压制。这个角度用头也撞不着对方,荣纯只好撅臀一下下往后顶,希望能把降谷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手被按住的力度渐大,荣纯被压得发疼,心想我也没用力呀,就听见身后传来降谷几不可闻的闷哼。随即,一个脑袋耷下来,抵住荣纯的后颈窝,任凭他怎么晃都晃不动。

“你干什——”话音未落,荣纯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比水还高温炙烫,吓得他顿时就僵了。

 

(后续→❤❤❤)

 
 

评论 ( 18 )
热度 ( 1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