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深红深】Library is battlefield!!!

简直有生之年系列…泪!
温馨的日常啊嗯嗯嗯!甜好吃!开心!
我就说嘛深红配一脸[嘿嘿嘿]

-脱氧核糖核酸-:

*正常世界捏他:大学生柊深夜x图书管理员一濑红莲(深红深无差)


 


*两个人都是26、27的样子


 


*发色瞳色逼死我欢迎捉虫


 


 



 



 


不知何时,柊深夜养成了“在学校晚自习就会死掉”的恶劣习惯,而且不幸地出现在后半学年的、漫长的自习时间里——无论导师柊暮人如何劝解和盯梢,柊深夜一口咬定自己待在实验室会感到“头晕目眩和恶心”,振振有辞地为自己的缺课开脱。比如说现在,柊深夜一脸微笑地走在校道上,距离下午课程结束还有三分钟,他抬手看到指针马上走向数字六,不紧不慢迈向校门。离开学校直走一百米右转,经过第二个红绿灯后走到马路对面,进入第三间蛋糕店斜前方的小巷子里直走顺便和猫咪们打个招呼,最后出现的就是目的地——小小的北原图书馆陆陆续续有附近的中学生和大学生进驻,十月黄昏里悠长的梧桐树叶子为地面铺满豹纹。柊深夜心情大好,他解下讨厌的领结和校徽,把外套脱下再甩到肩膀上的动作流畅自然,一下子推开玻璃门,坐在门口电脑桌前的一濑红莲头也不抬:“《追忆似水流年》我看完了。”


 


“哇好快!你昨天晚上才说刚开始看的吧!?”


 


“如果你用上课睡觉和逃课出去睡觉的时间都拿来看书,我相信你能一天看完三分之二。”


 


 


柊深夜好脾气地摸摸鼻子,把书包扔给一濑红莲,对方将书包丢到转椅下方,眼睛盯着手中的书本一动不动。图书馆里的学生几乎都是常客,对这种诡异的和平氛围见惯不怪,继续低头忙活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儿柊深夜从高大的书架间摇摇晃晃出现,手里满满一摞书几乎堆到头顶,勉强露出一点点淡色的头发:“红莲!我们来看书吧!”


 


“不要。”


 


“诶为什么~”


 


“你品味差。”


 


 


柊深夜毫不介意,坐到红莲旁边撇撇嘴,撑着腮帮子一下靠过来,黑发男子懒得理他这种小孩子无理取闹的行为,用力将柊深夜的脑袋摁到肩上继续看书。深夜心满意足地捞起一本《蒂凡尼的早餐》随便翻开一页,举起书本津津有味开始阅读,一直到下一位图书管理员前来换班,柊深夜才意犹未尽地合上书本,拉着仍然沉浸在康德关于道德与法律嘴炮中的红莲跑出去觅食:十月夜幕降临不像夏季那么星光闪烁,道路两旁的街灯仿佛地平线上升起的星辰,风从深夜的额发中穿过,他别过头去看红莲,黑发男子的白衬衫领子立起来在风中翻飞宛如鸟的翎羽,淡淡的须后水气味萦绕在发梢,清爽怡人。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方挑眉恶声恶气:“干嘛笑得那么恶心。”


 


“没什么,”柊深夜用力吸一口气,鼻腔中植物气息蔓延,或许是金鱼草,又或许是蟹爪菊:“只是觉得红莲真好看。”


 


“不错,你的审美有所进步。”


 


“我一直都觉得红莲很好看呀!”


 


 


一濑红莲无视柊深夜不依不饶继续话题的想法,他迈开腿大步走到地铁站,顺便随意摆摆手:“走了。”


 


“咦不一起去吃饭吗?”


 


“等你看完马尔克斯之后再说。”


 



 


柊深夜目送红莲的背影消失在人潮中,一脸惋惜:明明就是和对方好好探讨人生哲学的好机会!他走进一家拉面馆,打包结账时在书包里发现一本精装版《族长的秋天》,扉页上红莲飘逸但不显得潦草的铅笔字写着“给柊深夜:希望提高你的读书品味”。合上书本,柊深夜以最快速度冲回公寓。小台灯下书页泛起柔和的秋季淡黄色,冗烦的长句带领思维进入一个奇妙的幻境——看完叹息着的结局时已是凌晨两点半,深夜脑袋刚挨上枕头便已沉入最深的睡眠,梦中满满都是南美洲的落叶乔木,金黄色的叶脉贯穿整个夜晚。


 




 



 


周末上午九点半是书架整理时间,无数次死缠烂打后,柊深夜终于如愿以偿得到加入整理的许可,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里,他都负责抱着几本书吵闹不停:“红莲,王尔德的书要放哪里?”


 


“I区英国文学。”


 


“红莲,编号B-1962的书封面烂掉了!”


 


“自己补好。剪刀和胶水在工作台右边第三个抽屉里。”


 


“红莲红莲!《人类简史》要……”


 


“烦死了你究竟会不会整理图书啊!!!”


 


一濑红莲满脸黑线地从梯子上跳下来,一把拎起深夜拖到外面,情急之下居然没留意脚边一堆书本,两人“哐当”一声被双双放倒在地还顺带扯翻一个小书架,上面厚厚的莎士比亚戏剧集多米诺骨牌般依次坠下,打开的书本向上或向下覆盖,仿佛是某种热带植物在被制成纸制品后,仍然无休止地以文字为营养,呼啦啦地长开一大片恣意盛开。日光透过玻璃窗在木地板上画出一片片琉璃,深夜敏锐地听到红莲起身与书本翻动的声音沙沙作响,图书管理员将他一把拉起但依然态度恶劣:“一加一等于几?”


 


深夜愣了三秒,在对方皱着眉头的注视下老实回答:“二。”


 


“《全球通史》是谁写的?”


 


“嗯……斯塔夫里阿诺斯?”


 


“没摔傻啊。”红莲一掌拍到深夜的背上,在对方的闷哼中继续工作。深夜自觉不帮倒忙是自己最大的贡献,乖乖地坐到一边安静看书。《德国黑啤与百慕大洋葱》才翻过一半他便觉得有点困,揉着眼睛想换一本,深夜在G区的书堆中发现了已经睡死过去的红莲。黑发男子在诸如《新月集》《源氏物语》《枕草子》之类的书本环绕下呼吸平稳,仿佛是行星自带光环,海洋包围森林。柔软而细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日光映在他手指中的钢笔反射出闪电般的白光,给人以不管是小行星撞击地球还是火山喷发海啸席卷,一濑红莲都可以在字句残片中,昏天暗地地、心安理得地睡到下一个世纪。


 


 


深夜小心跨过地雷一般堆砌起来的书本,踏进书堆里仿佛爱丽丝闯入另一个森林,他小心翼翼地坐到红莲身边,把对方手中即将滑落的本子拿走。书本长年累月不见天日发酵出陈厚的植物气味,深夜也逐渐眼皮打架,两个人的呼吸相互缠绕就像藤蔓丛生,从脚踝一直蜿蜒直发尾——睡眠时间在浓郁的咖啡甜涩味中结束,柊深夜打个哈欠,接过一脸“对不起打扰你们约会”歉意的百夜优一郎手中的咖啡;红莲依旧一脸臭屁,脸颊上还带着不正确睡姿造成的红印子:”优你过来干嘛。“


 


”米迦让我帮他还书......“


 


”你记得告诉他,要看雷蒙·卡佛的话他还太嫩。“


 


深夜伸个懒腰支着下巴坐一边,冷不防开口:”我还挺喜欢这种风格的短篇小说呀~“


 


”我不认为你的脑回路能够看懂。“


 


 


深夜笑嘻嘻地朝前来换班的管理员打个招呼,扑到正在收拾东西的红莲身上,一濑红莲肩背宽厚广大,棉织物柔软的面料和鼻尖摩擦触感一流,红莲直接无视背上挂着树袋熊一样的东西对优道别:”先走了。“


 


”啊......嗯。“


 


”红莲我们去吃草莓巴菲吧~“


 


”我比较喜欢芒果冰。”


 


 


优目送两个人走出图书馆,夕阳的橙黄色让深夜和红莲的背影看起来像泡涨的蜂蜜,甜甜的浓郁的暖色调模糊了身体线条:这两个人关系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十二月底阵雪频频侵袭日本,人行道像撒满糖霜的白巧克力。天气一冷,来图书馆自习的人数直线下降,不到五点半,整个图书馆已经空无一人。红莲快速关灯锁门,丢下一句“今晚来我家吃火锅”,深夜跟在一边连打几个喷嚏,被一条围巾嫌弃地砸到脸上:“走开,别把感冒传染给我。”


 


“呜呜红莲真温柔~”


 


“闭嘴。”


 


 


雪越来越大,昏黄的路灯照在雪地上映出淡淡的香槟色,风刮起黑色大衣的下摆,像乌鸦在枯树枝头挥动双翼。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深夜呼出的白气在空中凝成棉花糖般的雾气,从唇角一直氤氲绵延直红莲的侧脸。两个人一到公寓马上打开暖气,紫铜锅里咕噜噜煮着蘑菇和牛肉,雾气升起,隔着水汽只能看到对方的黑发颜色依旧扎眼,深夜一走神就咬到自己的舌头,痛得哇哇乱叫。对方嘲讽地翻个白眼,递来一罐可乐,碳酸饮料在舌尖噼里啪啦炸开,深夜得意洋洋像八爪鱼一样占领沙发,红莲恶声恶气地花式毒舌也没有打击到他的欢乐心情,深夜拍拍身边空位大方分享:“红莲也别害羞啊。”


 


“这是我的沙发!我害羞个毛!”


 


 


最后红莲还是别扭地瘫在了沙发上,翻动《了不起的盖茨比》时的声音落到深夜的耳边,仿佛雪落到樱花的花瓣上。深夜翻个身,额头抵在红莲的背脊上,冰凉冰凉的鼻尖被对方皮肤的热度烘烤得暖洋洋;红莲嫌弃地“啧”了一声但保持放任自由,两个人保持诡异的姿势摊平在沙发上,冬天寒冷的雪在窗外敲打出催人入眠的节奏,深夜换个姿势躺好,旁边传来红莲柔软平和的呼吸声,他帮红莲把手中的书本拿走放好,抱住身边的人肉抱枕开始下一段昏天暗地的睡眠。


 


 


 


@冇顶天   拖了好几个月的生贺!!!生日快乐小婊贝!!!你嫌弃你就鞭打我吧(飞奔


 


 

评论 ( 1 )
热度 ( 56 )
  1. 冇顶天-脱氧核糖核酸-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有生之年系列…泪!温馨的日常啊嗯嗯嗯!甜好吃!开心!我就说嘛深红配一脸[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