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律茂】擦

·上一篇《摔》的后续
·向兄控势力低头


律拿着药油回到房间时,看见哥哥双臂交叠垫住下巴,依旧很听话地趴在地上。

“啊,律你回来了。”

“哥哥久等了。”律跪坐在哥哥身边,顺口应了句,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没声了。

此时的他面临着一件很紧急的事情——那就是帮哥哥擦药。但在此之前他还必须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帮哥哥擦药。

擦药的一般步骤:除去衣物,上药,按揉。

帮哥哥擦药的步骤:脱掉哥哥的裤子,把药油抹在哥哥屁股上,按揉哥哥的屁股。

……咦?

律细思恐极,冷汗登时就冒了出来。然而即使心里像鱼雷爆炸了一般翻江倒海,外表还是一脸平静。

看到弟弟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样子,茂夫忍不住叫了声:“律……?”

律抬头,对上哥哥疑惑迷茫的眼神,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骂自己跟正直纯良的哥哥相比实在是太糟糕了。

兄弟俩从小一起长大,不就是脱个裤子吗,不就是两块肉吗,有什么的?小时候还一起洗澡呢。

律一边做着自我心理建设,一边抖着手帮哥哥脱裤子。

然而,等到哥哥被摔红的两瓣臀肉终于被暴露在空气中时,律的脑袋还是轰地一声炸了。

手控制不住地覆在哥哥的臀上,指尖压进肉里,软软地凹下去。律全身的神经似乎都积聚在那几根手指上,脑子都变得混沌起来。

“律,你还没上药……”哥哥的声音如同一盆冰水兜头淋下来,浇了个透心凉。

啊——真是太混蛋了,自己。

律默默地收回手,将药油倒入掌心,再次覆了上去。茂夫似乎被冰凉的药油所刺激,臀肉本能地缩了缩。

“疼吗?哥哥。”律感觉嗓子有点干。

“还好,就是有点凉……”

“没关系,揉几下很快就热了。”

“谢谢你,律。”茂夫由衷地感谢。

律快要哭出来了。强烈的负罪感压得他难以呼吸,手却贪恋着哥哥的温度不肯离开。

太奇怪了,这种脑子充血、心脏都快要炸开的感觉,即使自诩头脑聪明,律也难以解释这种陌生的生理现象。

这是一个人类见到另一个人类的屁股后产生的自然反应吗?

哥哥……也有过这样的反应吗?不可能吧,哥哥怎么会见过别人的屁股——

“啊,见过哦。”

律刚刚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了口,然而还没来得及难堪,就被哥哥轻飘飘的几个字震碎了耳膜,顿时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

“哥哥,见……过?谁?”律的声音几不可闻地颤抖着,如果现在面前有一百只铁勺子,他有信心瞬间把它们全部扭成麻花。

“那个、花泽君……”跟人打架结果后来失去理智把对方衣服毁了这种事,茂夫实在是难以说出口……特别是在律的面前。

茂夫心虚地瞄了瞄律,却发现自家弟弟不知为何一脸狰狞。

“哥哥,黑醋中几点放学?”

“诶?”

评论 ( 13 )
热度 ( 1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