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好不了了

· @扶徕 点的“大学生真波x成年人坂道”

“自由发挥”被我变成“完全放飞”了……不过还是希望妹子能吃得开心

·痴汉注意,女装注意(全是真波



1

放学后。

“我去一趟医务室。”

真波一边把桌上的课本扫进背包,一边头也不抬地对向他走来的同班同学说道。

“……你上午体育课中途溜号去了一次,午休的时候饭都没吃再去了一次,现在又去?”真波的同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啊。”

真波抬头,眨了眨眼睛:“是啊,我有病。所以要去医务室看病嘛。”

一脸的理所当然看起来欠揍极了。


A大的校医室不似高中建在教学楼内部,而是单独作为一栋楼与其他设施区分开。

然而虽说是一栋楼,却也相当不起眼——至少真波入学快一年了从来不知道它的存在——如果不是半个月前环校园骑行时不慎摔车被送来治疗的话。

当时事故造成的腿伤如今已恢复得七七八八,但还没有痊愈到能自由骑车的程度。

——在前台护士发出“同学怎么又是你”的感慨时,真波笑着搬出以上这个看似无懈可击的理由。

“所以说、真波同学是来复健的?”护士小姐有些欲言又止。

“嗯~”

“呃……今天下午小野田医生出外诊哦……”犹豫再三后,护士还是忍不住提醒。

“啊、真是的,我又不是为了小野田医生……才来的……”

“……”护士小姐看着面前低着头的蓝发青年叹了口气,“那你就不要露出那么失望的表情啊。”



2

真波山岳,A大体育特招生,对校医室的小野田坂道医生一见钟情。

小野田曾经也是A大的学生,运动医学专业,毕业后留在本校当校医,任职不到两年就在学生群体里获得超高人气,十分受欢迎。原因各种各样,但公认的是,小野田医生性格温和、细致负责,且发自内心地为患者着想。

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一种令人心安的、如沐春风的气质。

“——简直就是天使。”有个女生这样评价过。

真波深以为然。

记得那天他被队友搀扶到校医室,第一眼看见当天值班的小野田后,就像发呆似的,再也没能移开眼睛。一开始他以为是摔车的冲击力导致了轻微脑震荡,所以才会有些恍惚;但后来几天夜里他都梦见了那个戴着圆框眼镜、总是带着温柔笑容的白净医生,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第三次梦见小野田后的清晨,真波坐在床上,揪着自己的头发。

……他喜欢上人家了。


刚入大学未被过度浸染的楞头青年用着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对待自己的感情。

这半个多月他经常以复诊或康复训练为由去校医室溜达,然而除了第一次之外,都没有能和小野田独处的机会。

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盯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黑发青年,看他分析病例时无意识皱起的眉头,看他帮伤者复健时被汗浸湿的脊背,看他对复诊病人嘘寒问暖时专注的眼神……甚至,看他在被咖啡的高温烫到时微伸出来的艳红舌尖。

虽然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状况让他很气馁,但——怎么说也好过现在这种情况——对方整天出诊、自己可怜兮兮的连面都见不着。

啊啊、见不到坂道医生,腿伤都愈合不快了。



3

虽然正常的生活起居已经可以应付,但高强度的运动训练还是有些勉强。闲下来的真波被漫研部的同学请求,说什么也要让他帮忙出席几天后的漫展活动。

——只是出席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天真的青年心想。

于是当真波被拽到化妆室戴上假发、穿上裙子和高跟皮鞋,还被化了一层淡妆在脸上时,他只想回到过去把那个冒着傻气的自己掐死。

在展厅摊位处僵硬地站着,真波面无表情地开着小差,一会儿想着今晚吃什么比较好,一会儿又想这该死的漫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只是……万万没想到能在这个地方遇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真波整个人怔在原地,直到小野田一路走到自己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才堪堪回过神来。

只一秒,起先那种因反串而生的别扭心情就被更为汹涌的情绪打败了。

真波脑子转得飞快,抢在小野田说话之前,向前微迈一步,再假装站不稳似的往对方身上倒——

“诶、小姐你没事吧……”小野田急忙伸手扶住那个对他来说可以算得上高挑的“女生”,后者顺势伏在他的身上。

为了达到目的,居然不惜利用女孩子的优势……真波自己都为自己的脸皮感到震惊。

但凡事一旦开了个好头,也就没什么障碍了。

“唔……”真波闷哼,头往自己右脚的方向偏,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小野田医生的职业直觉提醒他:“右脚、崴到了吗……?”张望了下四周,热闹的会场里几乎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我扶你到外面坐一下?如果实在疼得厉害我再去找值班医生——”

小野田搀着真波挪了几步,却发现对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像是痛到走不动路了。

虽然刻意表现得有些夸张,但穿着硬邦邦的高跟皮鞋站了这么久,真波的伤腿确实有些吃不消。

考虑了几秒,小野田果断背对真波微屈膝盖:“这样吧,我背你出去。”

“……”

真波几乎是含着泪趴在小野田的背上。

这个人也太温柔了吧……太犯规了……

——怎么可能不喜欢。

小野田的背不算宽阔,但足够温暖。真波渐渐收紧环在对方颈部的手臂,把脑袋埋在那个对他来说过于诱人的肩窝里——他几乎可以嗅到小野田身上淡淡的洋甘菊的馨香。

明明是十分清新的味道,却莫名地醉人。

真波被醺得迷迷糊糊的,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如果这个人只是我的就好了。



4

小野田走到室外的一处拐角,刚把背上的人放下来,汗都来不及擦就被一个用力抵在墙上。

有些懵地抬头,却发现面前的人的状态看上去有些、奇怪……

“真、真奈美小姐是吧,”在出来的路上两人交换了名字,小野田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还好吗?”

真波的脸红红的,还有点喘,由于二人距离过近,他呼出的热气全都扑在了小野田的脸上。

看着记忆中白净的脸颊被自己染上了淡淡的绯红色,真波舔了舔嘴角,突然有些口干。

想亲……

小野田有些紧张地盯着眼前的人,一动不敢动。直到被真波体温略高的手掌握住双肩、对方甚至还试图把一条腿嵌进他的两腿间的时候,他才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推拒起来。

“真、那个……”小野田慌张之下脱口而出,“……真波君!”

空气突然安静。

“坂道桑……”真波先反应过来,悠悠地开口,“你知道……?”

小野田闭着眼睛。

其实他一开始就认出了真波所在摊位的那个摊主的脸——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应该是他们学校的学生没错。既然在同一个摊位,那么肯定都是A大的学生。显眼的蓝发、高挑的身材,加上“真奈美”这个名字——小野田很难想不到半个多月前接治过的那个叫做“真波山岳”的池面学生。

……这段日子工作时,总有抹亮蓝在余光里晃来晃去,想忽略都不行。

然而他担心当场戳穿会让真波同学很难堪,于是就干脆假装不知情。

只是,没想到真波对他——

小野田又羞又慌,没有回答真波的问题,身体下意识闪避。

二人拉扯着,突然间真波叫了一声:“坂道桑,你碰到我的胸了。”

小野田一僵:“……”有、有吗?

真波趁小野田愣神,拉起对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理直气壮道:“你看。”

“……”

“坂道桑要对我负责……”真波边说边靠近,最后的音节几乎变成气声,炸开在小野田的耳畔——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宕机了。

真波抓着小野田的手,一路滑到自己的腰上。

细腻柔滑的缎面下是结实紧绷的筋肉。

真波厚着脸皮:“你摸到我的腰了……”清亮的音色搭配绮靡的内容,违和感十足却又格外令人脸红心跳。

小野田此时已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整个人面临蒸发。

真波的燥热感越来越明显,眼神略有些迷离:“只有坂道桑占到便宜、很不公平啊——”

真正邪恶的人却吐露着最无辜的话。

夏日再鼓噪的蝉声也掩盖不住彼此悸动的心跳。

小野田眼睁睁地看着真波用鼻尖顶开自己的眼镜,结结实实地亲在了他的嘴上。



5

周一。

前台的护士小姐已经见怪不怪了。

“——所以、真波同学是来复健的?”

“不是呢。”

“诶?”这么难得。

小野田恰巧经过前台,见到真波后招呼还没来得及打,就听那人一脸正经地说:“我被高跟鞋磨到脚起泡——”

吓得他一个激灵上前捂住了真波的嘴,一边对满脸莫名其妙的护士笑一边把人往内室拖。


坐在铺着雪白被单的病号床上,蓝发青年拦腰抱着年轻的校医不撒手。

小野田身上的味道,不仅他的鼻子觉得好闻,他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觉得好闻。

真波放任自己向喜欢的人撒娇。

“怎么了?”

“身上难受,不想上课。”

“……哪里难受?”

“哪里都难受。”

年上的小野田几乎是无奈地纵容着真波的任性。

等到他实在是不得不去工作了,真波仍然不肯松手,越是叫他,他把头埋得越深。

校医无声地叹了口气。

摸了摸那颗蓝脑袋,小野田撩起对方的刘海,在他的发际线处浅浅亲了一口。

“真波同学,”小野田换上温和又不失郑重的语气,就像他无数次对待自己的病人那样,“这样好点了吗?”

“……”真波耳朵飙红,半天说不出话。

“嗯?”

良久。半透明的窗帘被微风吹拂成波浪的形状,一如青年波澜的心。

“……好不了了。”

真波闷闷地说。

“我大概、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