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好不了了

· @扶徕 点的“大学生真波x成年人坂道”

“自由发挥”被我变成“完全放飞”了……不过还是希望妹子能吃得开心

·痴汉注意,女装注意(全是真波


1

放学后。

“我去一趟医务室。”

真波一边把桌上的课本扫进背包,一边头也不抬地对向他走来的同班同学说道。

“……你上午体育课中途溜号去了一次,午休的时候饭都没吃再去了一次,现在又去?”真波的同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啊。”

真波抬头,眨了眨眼睛:“是啊,我有病。所以要去医务室看病嘛。”

一脸的理所当然看起来欠揍极了。


A大的校医室不似高中建在教学楼内部,而是单独作为一栋...

【山坂】电动牙刷专柜

·我一定是 脑子有洞(。)晚上刷牙的时候突然间orZ
·拟牙刷注意(…)
·超短的对话体

/初会面/

啊,有新成员!

你、你好。

诶~看上去很瘦小呢。

我、我其实、并不是很专业……(脸红)不久前,我还是普通牙刷……

哦——?

嗯、但是因为很崇拜电动牙刷的前辈们,加上几个好友的鼓励,我才想、也许、我也能像前辈们一样,所以就——

哈哈,这样啊。我呢,从小身体不太好,只有当电动牙刷时才能体会到那种强烈的“活着”的感觉(笑)……对了,我叫真波山岳,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叫、小野田坂道。

诶,真是个好名字呢。坂道君是什么型的电动牙刷?

儿童型的。(羞赧笑)

哇好巧,我也是儿童型的!

真的吗?...

【山坂】Skating

·年操,并没有在骑车
·昨儿去溜冰场耍了一把,嗯

小野田坂道还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同龄人间突然掀起了一阵旱冰潮。

小屁孩们穿上两排或是单排的旱冰鞋,膝部和肘部戴着塑料护具,脑袋上扣个戳了孔的头盔,放学后三两成群,找到各种各样的坡路,自上往下冲,溜得不亦乐乎。轮子飞转摩擦水泥地,呼呼作响,那不怕死的速度看得大人们那叫一个心惊胆战,生怕他们一个不小心磕着摔着。

小孩子喜欢呼朋引伴,而且从众心理严重,玩什么都是呼啦一群,可在当时旱冰热的日子里,小野田却是连跟风的勇气都没有。

每天放学路上总是会遇到一两波“轮子大军”,掀起的热风近到擦着他的脸,小野田瘦胳膊瘦腿紧紧攀着路牌的金属杆,...

【山坂】Cha-cha

·我只是!想!写一发!男前的!小野田!
·并没有在骑车

“坂道君,拜托你了!”

课室外的走廊里,蓝发白衫的青年双手合十,头埋得低低的,语气之诚恳让人难以拒绝。

然而站在他对面的眼镜青年仍是一脸为难。

“但是真波君,我、我已经有搭档了……况且我们不在一个班……”

“虽然不同班,可我们是一起上体育课的啊!我问过老师,他说因为人数问题,允许共用搭档……只要能考试就行。拜托啦,只剩一周时间了……”

总根学园有个传统,就是一年一度的毕业晚会。应届毕业生会在当年樱花最美的季节褪下充斥着青春期记忆的校服,女生换上或精致或华丽的礼裙,男生则穿上代表成熟与自持的西装,在毕业典礼结束后的那个夜晚,两...

【山坂】だんごが大好き

一篇准备非常不充分但饱含lo主诚意的5.29真波生贺(掩面



临近六月,喇叭花开得正白,熏蚊虫的火陆续被点起,一切都预示着夏天的到来。

真波山岳戴好小黄帽,背上桃子形状的书包,跟幼儿园老师挥别后,兴奋地迈开小短腿跑向那个自己念想了一天的地方。

沿路水田里农家采秧苗插秧的工作已进入尾声,菖蒲插甍,水鸡叩门,午后两三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被太阳蒸得微暖的风很快就在小孩的脸颊上扑出两片粉红。

真波跑得飞快,书包随着迈步的节奏在背后一颠一颠,心情像飘扬的发尾一样雀跃——因为那里有世界上最好吃的团子,还有自己最喜欢的会做团子的大哥哥。

团子屋并没有与其团子品质相称的客户量。店面不大,且坐落偏僻,夏季葱翠的爬山...

CP问卷

CP问卷

来自Ecoli桑的问卷,考试期间看到的,考完了暗搓搓地拿来填一下TvT

1、本问卷你想写的CP是?
山坂/弱虫ペダル

2、你的ID和昵称是?
冇顶天,昵称比较多的是阿毛。

3、对于CP是否能付出同等的爱,还是偏向某一方?若是后者,请问偏向谁呢?
阶段性很明显。有时会突然厨其中一方多于另一方,特别是还在刷动画的时候,小野田萌/帅惨了就会抱着枕头360度打滚,恨不得把他从屏幕里拉出来自己养;真波帅惨了也会一直在友人耳边念叨来念叨去,到处找他的文和图prprpr。
嗯…总体来说是比较偏向坂道的!个人觉得真波虽然有时让人很心疼,但他的逗逼也是无法忽视呢:3

4、用尽量简短的一句话或者一个词形容这CP
小!天!使...

【山坂】你要学会反抗呀,坂道君

短打,练练手…!

四月底的气温最为尴尬,有些接近五月的闷热,却还达不到让学校自习室开空调的程度。

墙上时钟的指针默默转过一圈又一圈,小野田握笔的手顿了顿,抬眼望向已经被打开到最大限度的窗户,有点苦恼。明明平时只要心静下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自然凉的……

“那个……能把腿放下去吗?”小野田扭头,冲旁边小声道。

“嗯?”

小野田感觉搭在自己大腿上的东西动了动,顿时,鸡皮疙瘩从尾椎一路升到肩胛骨,浑身跟贯了电流一般发麻。腿上诡异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有点热,又有点痒。本能地想躲,却被那重量压得动弹不得。

小野田长这么大,第一次发觉自己的腿部这么敏感,被随便蹭一蹭,整个人都会燥成这样。

下周一就开始学业阶段检测了,小野田...

【山坂】Until Tomorrow(下)

·坐轮椅的主人(山)+贴身男仆(坂)

·上章请戳→ (上)

·OOC到飞,黄有,暴有,慎


-5-


真波家所有的佣人都知道,家主最爱的花卉是矢车菊,而且对蓝色情有独钟。


春末正是矢车菊花开的时节,冬季被安置在冷床里的花苗如今都被移栽到了阳光下,如天鹅颈般细长优雅的茎枝支撑着顶端的伞状花苞,蓝瓣与紫瓣团簇在一起,在和煦的暖风中轻轻颤动。


蓝发蓝眸的青年置身于蓝色的花海中,手抚花瓣,眼神温柔。在二楼窗口扫除的女仆不经意地一瞥,就被这幅如画的景象拉走了神。还未...

【山坂】Until Tomorrow(上)

·坐轮椅的主人(山)+贴身男仆(坂)

·脑洞已脱缰,OOC注意

·下章请戳→ (下)


-1-


小野田坂道是卷岛财阀的义子。


说是义子,其实也只是家族的长辈们怕嫡系独子卷岛裕介太孤单,找来给其作伴的小男仆——一个离开了大少爷的庇护、就毫无地位与价值可言的“玩具”般的存在。


所以,当财阀遭遇空前的经济危机、救命稻草投资方唯一的要求是“小野田坂道”时,他被家族成员们狂喜且迫不及待地卖了出去——毕竟除了大少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项交易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便宜。...


我下铺送我的生日+新年贺图!我要炸了嗷嗷嗷!

新年快乐!!!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