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Hybrid Child(5-6)

☆大学生小野田+HC真波。年下。

☆好想耍流氓!好想耍流氓!很快就可以对坂道君耍流氓啦哈哈哈!(被拖走



-5-

冬季的札幌是雪的天堂。

小野田二人来到雪场的那日天气正好。冬阳当空,淡淡的金色笼罩着漫天的雪白,为这冰雪世界增添了一分暖意与朝气。

“哇,好多人——”眼镜青年看上去比一旁矮他半个头的少年更加兴奋,镜片后的圆眼睛里像是闪着光,脸颊红红也不知是不是被冻的。

踩踩地、摸摸雪,手舞足蹈了半天,小野田方觉自己激动过头,不好意思地转头向身旁人解释道:“虽然不是第一次看雪,但还是觉得好震撼呢,山岳君——”

只见对方却恬然着一张脸,沉默地盯着脚下的松软的白雪,良久,轻抬右脚,蹭了蹭,脸上露出略惊奇的表情。

原来山岳君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小野田摸了摸通红的鼻头。

“山岳君…不请教练真的没关系吗?”租好两套雪具,小野田先帮少年穿戴完毕,再给自己逐一套上装备,忍不住多啰嗦了几句,“滑雪什么的我也只是刚好会而已,让专业人士来教你比较好吧?”

对方紧紧拉住小野田的衣摆——行动表明立场。湛蓝的眼眸闪着不解,纯粹而直白,明明是属于两个人的珍贵时光,为什么还要第三者的介入?

“好吧,”小野田无奈地笑笑,“记得要保护好自己,别受伤了哦。”

阳光愈加灿烂,却温暖不了铺天盖地的雪。

脸上是呼啸冷风带来的凛冽,脚下是细雪被板刃划开的呻吟,服从着重力的牵引,从坡顶一冲而下,感受着阳光被雪粒折射进眼睛的刺痛——灵魂仿佛挣脱了束缚,在极限中昭示生命的存在。

不知何时,毛线帽被摘掉,耀眼的蓝发在风中飞舞。少年在如刀锋般尖锐的寒气里像雨燕一样灵活穿梭在白茫中,凌乱的刘海下是紧缩的冰色瞳孔,幽深得像漩涡,嘴边扬起了不自知的弧度,恣意畅然。

小野田的目光呆楞地追寻着那抹蓝色,恍惚间像是看见了那人背胛处半隐的翅膀。任谁都无法相信这种恣意潇洒的气场与游刃有余的动作来自一个刚接触滑雪不到十分钟的人身上。此时的山岳君像是被解除了某种封印,被禁锢良久的意识获得解放,沉睡的自我逐渐苏醒,层层花瓣旋转着绽开,露出恣睢狂野的本性。

陌生,又耀眼。

小野田有种隐隐的预感,却说不上来是什么。



-6-

小野田意识恍惚地站靠在一棵树上休息。自己也数不清过了多久,突然眼前一暗,被人抱了个满怀。蓝色的发丝拂过被冻得僵硬的面部皮肤,带来粗糙的刺感。

怎么感觉,又长高了呢。小野田下意识地伸手回抱,迷迷糊糊地想。

迎着阳光,有小小的雪花飘落。周围人们的欢呼雀跃被打上了马赛克,耳畔清静得出奇。小野田感觉有雪花落在自己厚厚的手套上,轻而软,好似从那人背后翅膀上掉落的羽绒。

埋在颈窝的脑袋动了动,一声长音绵缠,从鼻腔深处哼出,让小野田猛地一颤。

“你……”

“唔……”又是一声,带着急切的闷哼。

小野田的心脏咚咚直跳,鸡皮疙瘩爬上脊背——这是要开口了?这是会说话了?接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

屏气凝神,用耳朵捕捉着空气里每一点细小的波动,把破碎的单音重新拼合——

“坂……道……”

小野田膝盖一软,嘴唇克制不住地抖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也许是为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而感到欣慰,又也许只是单纯地被耳边那清朗磁性的嗓音喊着名字的事实所刺激。

被冲击得七荤八素的后果就是,小野田张口完全不经大脑:“你怎么叫我坂道,我可比你大啊……”

话音刚落就想把自己舌头咬断。

拢住自己的手臂骤然收紧,带着任性的声线乘着热气钻入耳蜗:

“这样啊。坂道君。”

站在札幌县冰寒的雪地上,小野田觉得自己烫得像只熟虾。


评论 ( 8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