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Hybrid Child(11-12)

☆大学生小野田+HC真波。年下。

☆不出意外的话晚上会有二更:D



-11-

晨雾白茫的街道,安静得连鸟叫声都一清二楚。远处传来雷打不动执行任务的垃圾车轮轧过地面的隆隆响动,一切都仿佛和那天重合。

记忆逆了时间,兀自向前。小野田身形一顿,随即加快了脚步,像是想把什么东西甩在身后。埋头走了十分钟才发现忘了取自行车,看了看手表,决定还是一路步行到加油站。

到达目的地时,只比站长晚了五分钟。

“今天这么早啊,小野田君。”

“是,早上好,站长。”

“上大学出来租房子打工的人一大把,却很少有像你这样能一直坚持下来的呐。小伙子,好好干……”

笑着回应了站长,小野田走到员工休息室,放好背包,戴上手套和印着加油站LOGO的鸭舌帽,拿了登记表开始例行检查输油设备。

早晨,真安静呢。站长不知去了哪里,偌大的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其实从以前开始,就是一个人吧。一个人租房子,一个人骑车上学,一个人去逛漫展,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睡。

来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也不想去麻烦家里。

一直都觉得……日子这么过下去也不错。

直到有一天,某个残缺着翅膀的天使突然出现在他生命里——告诉他,原来两个人一起,可以创造更大、更满的幸福。

那日埋在心土里的酒,在时间的催化下慢慢发酵,如今醇香已溢出封盖,浓烈得几乎将自己淹没。

收不回来。

馥郁却无形,一旦扩散就无法回头。无法否认,无论两人之间经历了什么,这就是他对那人的感情,深入骨髓,由始至终。“山岳君有一天会离开自己”这个假设,光是想想就能让泪腺失控。

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小野田吸吸鼻子。总是把对方当成需要被保护的角色,其实自己才是被宠爱着的那方吧?

红日爬上沥青的山坡,阳光像岩浆一样顺着环山公路流泻下来。

加油站一旁的便利店里传出午餐的香味——今天是肉末咖喱啊。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小野田小跑到店里,买了两份肉末咖喱饭——记得是山岳君最喜欢的食物呢,就用这个和好吧。

付钱的时候,脚底感受到轻微的震动。心底莫名一惊,提着塑料袋快步走向店门口,推开玻璃门,空气里浮动的刺鼻油气让小野田下意识皱紧了眉。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见站长急切的大吼声:“跑——”

诶?

还不到一秒给小野田作出实质的反应,耳畔就传来足以炸裂耳膜的轰天巨响,一股热浪带着万钧的气势将他掀翻在地,头部哐地撞到硬物,眼前骤然一黑。

脑袋……好疼……

小野田倒在地上无法动弹,明明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上多处传来的烧灼感,火辣辣的一片,痛苦得想喊,却发不出声。

外界的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耳朵像是浸泡在水中,什么都听不真切。

“初步判定是储气罐检修作业失误……”

“好像是加压过度吧?太恐怖了……”

“快点!这里有伤员——担架!担架!”

……

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小野田仍徒劳地想张口说话。

等一下……我的……咖喱饭……

山岳、君……还……等……

小野田最后的知觉,短暂却又鲜明得可怕——那是眼泪逆流回心脏,烫得血管都收缩的酸楚。



-12-

再度睁开眼睛,小野田愣愣地盯着病房里雪白的天花板,半天没缓过神来。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他第一件事就是找手表。单单一个从床头柜上拿手表的动作就让他出了一身汗,肩背上的伤口撕裂的疼,包着层层绷带的头部一阵晕眩,恶心感来势汹汹,几乎扛不住。

好不容易够到手表,拿来定睛一看,心底瞬间拔凉——距加油站爆炸事发时间已整整过去了一天半。

如今已是第二天傍晚,窗外阴沉,厚厚的云层无情地阻挡了夕阳留恋世界的目光。

忍着不适坐起身,发觉自己勉强还能行走,小野田便毫不迟疑地穿上那双已经破破烂烂的鞋子,一步一步地朝门口挪行。

无视护士小姐的惊叫,别人在说什么小野田全都听不见,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他唯一要做的只有去找那个人,其他无论什么事都要为此让道。

冬末春初的晚风不大,却很冷。穿着单衣走久了,刺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小野田艰难而坚定地朝家的方向前行,道行树的枝干被寒风掀乱,街巷冷清无人,大家似乎都在躲避将至的风雨。远处的山坡半隐连绵,此刻看上去如同蛰伏在黑暗中的狰狞怪兽。

磕磕绊绊地回到家,寒凉与不安让小野田开锁的手抖得厉害,好几次钥匙都没能插进锁口。

好不容易打开家门,面对着死一般冰冷寂静的屋子,就算有隐隐的心理准备,小野田还是一个重心不稳,跌靠在门框上。

“咳、咳咳……”胸口发闷,气呛在喉咙。

不在家啊。——那你在哪里?

小野田扶着门框缓缓坐下,从体内深处滋生的虚热让他呼吸愈加急促。脑袋感觉更昏了,沉重得快压断脖子。

过了一会儿,空气变得湿润,有淅淅沥沥的雨滴飘散其中,少量附着在滚烫的皮肤上,带来片刻的沁凉。

头脑清醒了些,小野田似乎想到了什么,摔上家门就往外跑去。

水珠糊在镜片上,视野变得模糊,小野田却懒得去擦。不知被哪来的力气支撑着奔到两百米开外的垃圾回收站,一眼就看到了抱膝窝在墙角的蓝白身影。

小野田脸上湿乎乎的,不过这液体的温度比起雨水要烫得多。


评论 ( 10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