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山坂】Hybrid Child(完)

☆大学生小野田+HC真波。年下。

☆还会写一个番外,专门撒糖炖肉,都懂的。



-13-

“山岳……君。”太久没开口说话,嗓音像在磨砂纸上狠狠擦过一样,干涩沙哑。

小野田突然有点不敢上前,他怕那抹蓝白只是自己的臆想物,再靠近一点就会破灭。

真波的白衬衫被潮气浸透粘在皮肤上,蓝色的发丝凌乱,水珠顺着发梢滴落,串起银线。一双手臂紧紧地圈住膝盖,脑袋撑在手肘上面,露出的一小片脸颊苍白如纸。他就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坐在墙角,静止得像是没了呼吸。

心口似乎被人剜了一刀,伤口汩汩往外冒血,止都止不住。小野田眼眶发红地蹲在蓝发青年的面前,伸手握住对方的肩膀,被刺骨的冰凉惊得一颤——“呐,山岳君……山岳君?”

摇了摇对方,得不到任何回应,小野田咬紧下唇抑制住哽咽的声音,扶住那蓝色的脑袋轻轻抬起。记忆中总是明朗又温柔的眼眸此时无神地半睁着,雨滴沾湿了睫毛,挂在上面如同摇摇欲坠的泪珠。

小野田见过这种眼神,在三个月前,在同一个人身上。身体从指尖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腹部传来一阵绞痛,疼得他直不起身。原本默默发誓过再也不会让山岳君露出这种眼神的自己,如今看来真是可笑至极。

小野田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原来是一种浑身血肉被生生挖空的感觉。

决堤的情绪让他再也无法自控,他猛地抱住那个冰冷的躯体,想用自己的体热温暖对方似地收紧手臂,将脸埋在颈窝处,像小孩一样哭得直打嗝。眼泪鼻涕蹭得到处都是,想说的话太多,在十字路口撞成一团,语无伦次——

“你不要…嗝…吓我,好不好……”

“我、我再也不让你一个人了……嗝……你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哭到后面,眼睛酸涩得几乎睁不开,嘴里也只会像傻瓜般一遍遍叫着对方的名字。

身体本来热得要命,现在却冻得几近失去知觉。雨不知何时停了,没有水珠砸地的声音后,世界安静得只剩下小野田断断续续的抽噎。

脑袋空荡荡的,思维似乎停留在这一刻,回忆不到过去,想象不了明天。

背上突然有一只手覆上来,摩蹭到伤口,牵出阵阵刺痛。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闷闷的声音,带着无限哀怨和委屈,像被遗弃的宠物犬。

这么大一个铁球猛地落下来,小野田直接被砸得呆在原地。

“你一声不吭地走了,一整天没回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又重复了一遍,控诉单调却充满杀伤力,听得小野田又要哭出来了。

“我不是……”苍白的辩解被封缄在口中,嘴唇蓦地被冰凉的东西咬住,狂烈地吮啃着。气息吞吐,唇齿间的温度飙升,雨水的淡咸味道在口腔里化开。真波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似的,毫无章法地索取着自己渴望已久的东西,想把它占有、把它藏起来,让谁也抢不走。

因为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清晰地感觉到心脏在跳动。



-14-

雨后的夜晚有种特别的味道,月光被溶解在水汽中,和着草腥味,闻起来格外清爽。

真波和小野田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欣赏着被洗刷过后显得干净许多的夜空。路程只有短短两百米,却被他们有意拉长。

“……啊啊、原本给你买了肉末咖喱的说。真是可惜呐。”小野田轻描淡写地笑道。

真波突然站定。小野田纳闷地回头,就见他眼尾泛红,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

“诶——?!山岳君、你怎么了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野田瞬间人妻模式开启,那架势竟是比当事人还紧张。

“坂道君……”一个箭步把人抱在怀里,同时不忘小心地避开对方身上的伤口,真波声音都变调了:“坂道君。”

“嗯?”

“坂道君……”

“嗯……”

“坂道君、坂道君、坂道君……”

“嗯,我在哟。”

倚靠着山坡,有一个小镇。

小镇的西面,有一个垃圾回收站。

垃圾回收站两百米外,有一间不大的房子。

房子里,有一个小小的家。

家里,有两个人。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