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鹤一期】动机不纯(2)

·现paro
·OOC是常态…


*
不是没想过任务会遇到些小困难,但一开始就砸了那么大个铁球下来,即便淡定如一期,也不得不暗暗深呼吸几次。

波动只是瞬间,伪装是他的拿手好戏,陪人做戏也一样。

“你今天怎么想起来了叫我?”一期语气平缓,拿捏不准对方想让自己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只好先不咸不淡地试探一番。

“还不是这群人总吵着要见你,烦都烦死了。”站在周围的人微微撤步,露出中间那个接他话头的年轻男子。和自己一样色泽的瞳仁,半长的银发随意地铺散在脖颈和脸侧,五官精致,嘴角一抹弯勾慵懒而精怪,明明没有任何修饰却贵气逼人。

“没想到鹤丸殿真的有……人了,呵呵,真羡慕。”旁边一位女子微笑着插了句话,语气却掩不住失落。

气氛突然由静滞转向活络,在场的人纷纷打起了哈哈,顺势调侃了几句,但看得出来都是点到即止不敢逾矩。

一期被不停往自己身上凑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然,刚想着如何脱身 ,就见之前一直坐着的鹤丸直接拨开挡在眼前的路障,伸手把一期拉到他身边坐下。

“干嘛,逛动物园啊。”鹤丸对着众人皮笑肉不笑的一句,顺手把桌上的果盘推到一期面前。

一期用余光瞧了瞧对方,后者直接把手臂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动作自然而亲密。一期几乎不加犹豫地就拿起切好的水果往嘴里送,没想到演个戏还能加餐,正好自己没吃晚饭。

周围的众人虽不敢造次,但对个人隐私绝对保密的鹤丸第一次把“家属”带来,难得的八卦,放过就可惜了。东拉西扯后话题又回到了一期身上,某个嘴快的张口就问:“一期先生应该已经工作了吧,看上去好年轻,贵公司是……”

一期正犹豫着如何开口,鹤丸在一旁就开始四两拨千斤:“问那么多干什么,你跟他工作又碰不上。”又有人想说话,被鹤丸不轻不重地堵了回去:“人都带来给你们看了,本来按一期的作息这个点都该睡了,都是你们……”说着撅了撅嘴,把脑袋窝在一期肩膀上磨蹭,两手虚搂着他的腰,“一期对不起。”

一期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三日月这个好上司,比自己还入戏。大致摸清楚两人的角色设定和相处模式,一期摆出一副淡淡的表情,眼皮半阖,好像真的到了生物钟的睡点似的。

众人见状也不好再闹腾一期,只好把矛头指向鹤丸,酒一杯一杯地灌。期间不死心想灌一期的,都被鹤丸挡下自己代干了。

到最后,鹤丸在放倒了若干人后也再撑不住,整张脸粉扑扑的,眼角也带了丝迷离的水光,金茫茫的,看什么都似脉脉含情,不自知的勾人。

摇摇晃晃到沙发,一条腿抬起弯折,鹤丸侧身坐在一期旁边,好半天没动静,也不知是不是醉死了。一期等了一会儿,想找个人一起把鹤丸抬出去,谁知放眼望去竟没有一个能走直线的。伸手拨了拨对方的刘海,指尖触碰到额头,温得发烫,睫毛下微微翕动的鼻翼让他看上去比之前安静许多。轻轻拍拍鹤丸的脸,得到了一声含糊的回应,但显然已经神智不清了。

看上去年龄应该比自己还小吧,当领导者,应酬,不得不找人救场,还被灌成这样……令人仰望的成功,令人感叹的不易,一期觉得自己似乎没资格,但还是忍不住小小地心疼了一下。

也许是那种莫名的情绪作祟,一期把鹤丸扶抱起,任由对方把全身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往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好不容易才走出大门。室外的气温似乎比室内还低些,适应温暖的身体被冷飕飕的夜风吹得清醒了不少。鹤丸伏在一期背上,头埋在对方后颈窝里,慢慢地眨了眨眼,睫毛像两把懵懂的小刷子。两人就像连体婴似的站在空寂无人的街道上打车,鹤丸像是觉得有些冷了,不由自主地贴得更紧。

一期不知道对方中途醒来过,也找不到他身上有什么关于住址的信息,附近的酒店又不熟悉,只好把人先载回家。幸好夜半时分弟妹们都已经睡了,一期轻手轻脚地进门,把鹤丸拖进自己的房里。鹤丸软乎乎地享受着一期的照顾,一期也只能把幼教的看家本领使出来伺候这位大老爷。总算把一切都收拾妥当后一期抱了个枕头和一床薄被准备去客厅将就一晚,谁知刚转身就被人扯住衣摆。回头只见床上那团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自己每走一步,那人就被带得从被子里多露出一点。一期不走了,好声好气地问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虽然扮过几个小时的恋人,年龄也还小,但对方到底是自己曾经上司的上司。一期的礼仪观念深入骨髓,撇开身份与地位不谈,他对谁几乎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谦和恭顺,如同一口没有波澜的井,水温恰到好处,却像是死的。

其实他本没有照顾一个醉汉的义务,完全可以把鹤丸留在原地自生自灭。把人往家里带也并不在他的礼仪范畴内。

鹤群扇动翅膀掠过井口大小的天空,一滴水从高处落下,不偏不倚敲在了水面,掀起浅浅的波澜。

那只手执拗地悬在半空,甚至顺着衣摆往上拽,一副我就是不松手的样子。一期有点为难,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鹤丸殿,如果……”一期探下身体,想帮鹤丸把被子拢好,谁知猛地被一拽,整个人重心倾斜,直接扑倒在床上。

“唔……”一期懵了,怔怔地抬头,撞进鹤丸的视线里,那双金眸清明澄澈,没有丝毫醉意,反而带着一点调皮:“哈哈,被吓到了吗?”

太、太近了……

一期惊觉对方的脸几乎要贴上自己的,被子从头顶盖下来,遮住了床头灯暖黄的光线,昏暗里鹤丸的眼睛显得更加荧亮。吐词间温热的鼻息直扑面门,接近气音的声线钻入耳朵,烫得他耳根都软了。

一期半天说不出话来,憋红了一张脸,只能堪堪把人推开坐起。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请早点休息。”

“一定要用敬语吗……”鹤丸撇开脸嚅嗫了一声。

“什么?”

“没什么,”鹤丸轻飘飘地带过,“你就在这里睡吧,怎么说也该是我去睡客厅。”

一期摇头:“不行……”

“反正你睡哪我睡哪,你决定吧。”

“……”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