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鹤一期】动机不纯(4)

·趁着有空写多点TT
·OOC



午后两三点,阳光融融,散落在校道上的枯叶蜷曲成各种形状,鹤丸低头看着地,一时间玩心大发,嘎吱嘎吱踩得不亦乐乎。 

全校师生和家长此时大都聚集在运动场,更衣室外的校道上几乎没什么人,一期悄悄看了眼身边人,紧张的神经渐渐放松后不解之情又冒了出来。 

刚刚……是什么意思?一期抿了抿被蹂躏得有些发肿的唇,舌尖仿佛还留有属于那个人令人心悸的温度。演戏吗……更衣室里只有他们两人而已,演给谁看?那,是练习?好像只有这样才说得通……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一期心中总有些道不明的异样情绪,好像团团毛线缠绕在一起,越想解开缠得越紧。一期眉头微蹙,但瞥见身边鹤丸一脸理所当然的没事人表情,满心疑惑又梗在喉咙问不出口。 

“一期……”鹤丸悠悠地开口,把一期从沉思中拽了回来。 

 “你们学校,环境挺优美啊。”无厘头的一句。 

 “……还好。” 

 “看你们年轻老师不多啊,你来这里多久了?”状似随口的问话,却让一期的脚步稍稍顿了一下。 

 “三个多月吧。”一期轻轻地回答,无波无澜。 

 鹤丸歪头,毫不避讳地直直盯着一期,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一期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想偏开头时,鹤丸伸出两指,照着他的脸肉掐了掐,触感是意料之中的温软嫩滑——“你啊,就是太认真了。”鹤丸说完,接着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咕哝了一句“虽然我很喜欢啦”。 

 “什么?”一期有些慌乱地睁大眼睛,一副被吓到的样子,鹤丸发现自己很享受他这样生动的反应,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欺负:“为什么不在企业呆下去?明明马上就可以评职称了。” 

 一阵凉风带着深秋的寒意,卷起尘沙掠过两人的衣角,细微的颗粒吹进眼睛,有点发涩的痛。 

 一期沉默,片刻后闷闷地开口:“就是……累了。”他不想提太多,一方面是自己下意识地回避这个话题,另一方面,直觉告诉他,鹤丸肯定知道原因。 

 果然,鹤丸不再追问,双手背在脑后,很放松的姿势,然而面上却是难得正经的表情:“累了,还是讨厌了?发现现实和理想间横亘着难以填补的沟壑,发现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现状——与其在行业潜规则里慢慢腐烂,还不如趁早脱离——即使不舍,对吗?” 

 一期的手握成拳,鹤丸说出的每个字像一下一下扎在自己身上的针,细小却直戳要害。 

 他挣扎过,他也试图改变,从环境到自己,但那份接近固执的耿直是融进他骨血里的,每一分对现实的“适应”都像挖骨吸髓一般,日积月累,掏得他几乎要空了。 

 他知道自己有些偏激,不然为什么千千万万的人都能做到的事唯独他做不到?但他当时就是硬,钻牛角尖,越受挫越往胡同里跑。他不擅长倾诉,也没人可以帮他分担,于是什么都装在心里,直到再也装不下的那一天——选择当了逃兵。 

 幼稚园是难得的一片净土,在小孩子的天真烂漫面前他无需戴面具。他渐渐找回了自己,一切似乎迎来好转——但今天鹤丸把他心里那层虚伪的糖衣扯了下来,没错,自己其实一直对过去耿耿于怀,放弃与逃离只是表面的,不甘与追求才是他的本心。 

 啊,没想到心里的伤疤有一天会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面前……不知是该羞耻还是该欣慰。 

 一期咀嚼着鹤丸的话。“讨厌”吗……其实并没有,只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罢了。 

 冰凉的手被包住,鹤丸暖乎乎的掌心熨贴着他的手指,很舒服。一期侧目,犹豫了几秒,还是不舍得抽开。伤疤固然难以见人,但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舔伤的一期实在是很难拒绝来自另一个人的理解——甚至说是关怀。 

 “我啊,以前超~讨厌坐车,”鹤丸仰头,湛蓝的天空映入他鎏金一般的眸子里,“总觉得有车的地方空气都变浑浊了,脏脏的很难呼吸。” 

 一期安安静静地听着。“后来我耍赖不肯坐车,也不去车多的地方,家里长辈为了治我把我关进真空模拟室,没几秒我就受不了了,捶着门让他们把我放出去。” 

 “哈哈,说起来当时真是狼狈得不得了,从那以后不肯坐车的毛病也就治好了。” 

 鹤丸说到这里偏头一笑:“很逊吧?” 

 一期摇了摇头。 

 “后来我知道,其实没有哪儿的空气是绝对干净的,”鹤丸若有所指道,“但我在浑浊空气里不一定会患呼吸道炎,而在真空里的话就一定活不了。” 


 一期从小卖部里买了两瓶柠檬水,将其中一瓶递给鹤丸。两人并肩背靠在操场边的栏杆上,享受下午难得的悠闲时光。期间有女性想要上前搭讪,却因那二人之间不可打扰的氛围而打了退堂鼓。 

 一期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他人产生依赖感。尽管细微模糊,但确实存在。他从来都是被依靠的那个角色,身为大哥的责任感让他变得坚忍、禁欲,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对一个人产生倾诉欲,站在同一高度上,自然而然地、面对面地分享着自己的生活与经历、思考与心情。 

 鹤丸的确有时让人捉摸不透,但不可否认他同时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这与他的个人修养以及魅力有关,但最重要的是,他能给一期带来一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安全感。 

 一期觉得很意外。明明自己说的都是一些无聊的日常小事,鹤丸却听得津津有味,一直入神地盯着他,巴不得他说得越多越好。时间一长,他再也憋不住,抬手轻轻敲在了鹤丸头上,笑道:“干嘛一直看着我?像小狗似的……”话音未落猛然收了口。一期愣了愣,自己居然不自觉地把对待弟弟们的那种亲昵态度用在了鹤丸身上…… 

 鹤丸摸着被敲的地方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睛睁得圆圆的,绯红爬上面颊,一副很激动的样子。一期望着他明显无措了起来:“鹤丸殿,我……您……”一期正暗自懊恼自己的失态,就见鹤丸几乎是扑了过来,把自己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唔……”一期稳住身体,鹤丸搂着他的脖子用脸蹭他,红着耳朵含糊地叫着“一期一期”。一期不禁也红了脸,周围好像有人看着他们,他推不开鹤丸,就只好难为情地把脸埋在对方的发间。 

 一个紧紧抱着另一个,另一个温顺着不动任人抱,两人就这样腻腻歪歪地保持了几分钟,直到有幼稚园的小孩好奇地问“一期老师你们在干什么呀”时鹤丸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手。 

 一期尴尬地蹲下,费力地解释道:“老师、老师有些头晕,这位叔叔在帮老师……呃…解暑……” 

 “哦!怪不得一期老师的脸好红!” 

 “……”隐约听到后方传来噗嗤一声,一期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