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御泽】eyes, nose, lips

水果饮品店的店长御幸x店员泽村


eyes


御幸心里其实不太有底。

前段时间干得好好的店员A君,突然招呼也不打一声跳了槽,投靠了御幸竞争对手开的水果饮品连锁店。这就算了,真正让御幸气愤得眼皮直跳的是,A君这头白眼狼,居然死皮赖脸地在他辛辛苦苦呕心沥血经营了一年有余的团购群里,在他老东家的地盘,为新东家打广告!

御幸一边冷笑一边操纵鼠标,三下五除二把群里的外来广告一股脑删除再顺手拉黑了A君的账号,并转眼在店铺公众号上噼里啪啦敲了一份简单粗暴的招聘广告:

“急招一名男性店员,18-25岁,长得不用太帅但必须阳光,干活不必麻利但必须勤快,包吃不包住,薪酬面议。”

由于店里突然少了一名熟练工,人手接应不上,活儿多得连御幸这个店长都忙得脚不沾地,等他抽出时间面试应聘者时已经是一周后。

睡眠严重不足的店长坐在桌后,随手翻了翻手上最后一名应聘者的资料,慢吞吞道:“……所以,泽村君,你为什么想来我们店工作呢?”

“报告!因为店长您!!!”

御幸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可以不用在前面加'报告'……等等,你说什么?”

“因为店长您,所以我想来店里工作!!”青年响亮的应答让昏昏欲睡的店长大人清醒了点。

“哦——?”推了推眼镜,御幸意味深长地抿起嘴角。

“以前在美食杂志上看到过,店长您做的水果杯很漂亮又很好吃!还拿过奖!超级厉害!所以!鄙人也想像店长一样做'让人幸福'的水果杯!!!”

“噗哈哈哈——泽村君你哈哈哈哈——广告词也信?你是天真还是傻?”御幸语气里的调侃藏都藏不住,笑得差点打嗝。这是从哪儿来的小可爱。

御幸抬了抬下巴,嘴角仍扬着调笑的弧度,镜片后却是犀利的审视眼神。

眼前的青年腰杆挺得倍儿直,一头棕色短发,发尾有被主人胡乱扯直过的痕迹。一双猫眼睁得溜圆,让御幸想起今早新进货的新西兰金奇异果被拦腰切开后的样子——一种湿润而诱人的金色。

“Fresh Leader.”

店长心中默念。这小子的眼睛,跟店名意外地搭啊。

“你被录用了,泽村。”话绕过大脑就说出了口。

就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招了新人的店长,看着对面青年一脸激动的潮红、甚至还想大吼的模样,心里又突然不太有底。


nose


最近的生意特别好。

店长甚至有点迷信地把功劳都归于新来的店员身上。

当然,他才不会把心里话直接说出来。不然某条小柴犬不知会乐成什么样。

对于电商业绩占大部分的水果店而言,生意一好就代表送货量增加——说白了就是男性店员的跑腿量增加。泽村擦着脑门上的汗走进店门时,正在柜台后坐着打奶油的御幸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来一句:“泽村,喵一声。”

还没从暑气中缓过神的店员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喵。”

一声闷笑后,腹黑的店长补了句:“右手抬起来,摆一下。”

泽村感动地以为御幸想让他放松一下长期承重的右臂,于是很配合地摆了一下。

“噗哈哈,招财村。”奶油机嗡嗡的声响都无法掩盖住御幸的笑意。泽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御幸好像在夸他,但又总有种自己被耍的感觉,他一下子理不清,脸都憋红了。

“过来,教你打奶油。”语气恢复到正常的前辈模式。

泽村闷闷地走过去坐下。

“淡奶油和甜奶油一比一混合,总量不要超过500克。然后顺着一个方向匀速搅拌,不用太快,也不要太慢。像我这样。”无非是简单而枯燥的机械运动。

不锈钢碗里,奶油渐渐由流质变得结实,搅拌器在其中留下层层乳白的波纹。

泽村目不转睛地看着波纹的轨迹,像是被催眠了一样。

机器被转交到泽村手上,然而不过是上了一趟洗手间的时间,御幸回来时,奶油脱离了重力似的溅得到处都是,某人手上脸上头发上都沾有白色的奶沫。

手上动作似乎和奶油有仇,卖力过头;脸上却是一副不自知的沮丧表情,可怜兮兮地耷着脑袋。

此情此景,御幸只剩下满腔无奈。他才不会承认,泽村微微鼓起的腮帮让他觉得有点可爱。

嗯,毕竟这样太对不起被浪费的奶油了。

还带着洗手液清香的指腹轻轻刮下泽村鼻尖上的奶沫,舌一伸舔了去。

御幸抿了抿唇,怎么感觉今天的奶油比平时要甜。


lips


忙碌的周末过去,又到了最清闲的周一。

御幸把今天新进的水果挨个拍照,熟练地裁剪、加滤镜后上传到了即将突破百人大关的团购群。

跟顾客的互动告一段落后,御幸戳了戳刚理完货坐在角落里休息的泽村,心情颇好地说:“对了,我们的新人君,要不要自己试做一杯水果杯?”

御幸知道他有多么期待这一天。

果不其然,泽村那突如其来的兴奋劲儿,御幸甚至能看见他在背后摇晃的尾巴。

“噢!!!”

“想要哪种水果?”一贯慵懒的声线里含着若有若无的宠溺。

“车厘子!谢谢店长!!”

戴上胶手套,泽村如临大敌般站在案台前,打算给新鲜樱桃去核。用陶瓷刀在红色果实的中轴线划一圈,再施力一掰——

果肉不负众望地被掰成形状不规则的两块,还大小不一。

“呜哇,——好丑。”毫不留情的嘲笑声。

“……”泽村窘得浑身僵硬。

实在不忍看他再摧残水果,御幸也带戴上手套亲身示范:“不要掰,要扭。”话音刚落两瓣完整漂亮的果肉被卸了下来。

几颗车厘子切下来,鲜红的汁液沾了满刀满手,配合着白色的胶手套,活像外科医生在进行血腥的手术。

御幸瞥了瞥一脸专注的泽村,无声地坏笑了一下,突然伸手将指尖上的汁液抹在了泽村的嘴唇上。

殷红的汁水瞬间渗进了唇纹的凹陷里,多余的果汁凝成一滴,堪堪坠在唇角。

泽村下意识一舔,粉色的舌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染成深色。

同样变深的——还有御幸镜片后的眸色。

拾起一颗车厘子塞进泽村的嘴里,御幸轻声问:“怎么样?”

“唔,”毫无自觉的泽村咬了咬,“挺甜的。果肉也结实。”

“……这么说这批不错哦。”

店长塞了一颗到自己嘴里,嚼了几下却皱起眉头:“好酸。”

“诶、会吗?”店员睁大眼睛。

御幸夸张地伸出舌头,整张脸都快皱在一起了,由不得人不信。

见状,泽村急忙地选了颗饱满通红的果实递给御幸:“试试这个!!”

御幸噗嗤一声:“你一颗我一颗,吃完了还怎么卖?”

虽说再吃一颗也不是什么事,但……

眼看他的小店员都要急出汗了,御幸状似思考一番,想出了个“好主意”:“要么你给我尝尝你的,这样就不浪费了。”

泽村一脸看白痴地看他:“我都吃完了。”

“没关系……”御幸压低声线,不知何时摘了手套的手悄悄握住对方的后颈,缓缓凑近。

泽村圆睁着猫眼。

最后一个音节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消散在充斥着果香的空气中。

——这是开店以来进过的最好的一批货。


评论 ( 11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