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轟出】轟少年的煩惱

·體育祭以後
·戀愛腦,OOC,尤其是轟

·下一篇綠谷視角


1

轟焦凍,15歲。

正值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卻與大多數同齡人不同,意外的沒什麼煩惱。

煩惱,在他早熟的觀念裡,無非是因為過於弱小而無法改善現狀所產生的無用情緒罷了。

在擁有「半冷半燃」強大個性的他看來,沒有什麼事情是凍一下或者燒一下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凍完再燒。

即便是綿延多年的對父親的恨意,他也不視其為一種「困擾」——畢竟這是只用右半邊的力量就可以完美解決的事情。

然而,轟忽略了一點。

並不是所有煩惱,都是單純用力量就可以解決的。



2

……不管用。

轟焦凍靜靜端坐在教室的座位上,面無表情地陷入了巨大的焦躁裡。

八百萬一走近自己的位置,就發現她的鄰桌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

雖然平時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但今天似乎比平時更加緊繃。出於副班長的責任心,以及對同是保送生的親近感,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口問道:「轟同學……你還好吧?」

轟靜默了幾秒:「八百萬。」

八百萬:「呃?」

轟:「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可以被大致分為好人和壞人吧。」

八百萬想了想:「……非要這麼說,也沒什麼問題。」

轟繼續道:「對親善之人施以力量予以保護,對邪佞之徒施以力量予以制裁,所謂人際關係,不就是這樣嗎?」

「……」八百萬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但她一向搞不太懂轟同學的思考模式,於是只能似是而非地應聲,「嗯……」

轟放在桌面上的手握攏成拳:「那為什麼會有人脫離軌道而行?無法……用力量對付的人。」

八百萬簡直雲裡霧裡,但畢竟是她挑起的話頭,她只能試著從轟的角度思考問題:「你是說,讓你歸為親善陣營,但又想壓制的人?」

轟聞言抬眼,默默地盯著八百萬。

八百萬再接再厲:「說明這個人能讓你十分動搖。你既想和他維持親近的關係,又控制不住地被他影響;本能地想掌握主導,卻事與願違。這種被動的感覺……讓人很不安吧。」

感覺到八百萬語氣的微妙變化,轟眯起眼睛:「看來妳很有體會。」

上課鈴適時響起,在室內漸漸消散的喧嘩聲中,八百萬輕皺著眉笑道:

「……我畢竟也,喜歡過別人啊。」



3

「……焦凍……焦凍!」

轟焦凍回神,只見餐桌對面的姊姊一臉納悶:「你今天怎麼了?總是在神遊。」

轟冬美拿起筷子敲了敲桌面對齊,夾了些蕎麥麵往嘴裡送。

「我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了。」平淡的直球,語氣似乎在說今天天氣一般。

「……」姊姊一口麵差點嗆著,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該怎麼辦。」沒等對方緩氣,轟問道。明明是求助的問句,從這個弟弟嘴裡說出來,怎麼有種莫名的壓迫感。

轟冬美抽了張紙巾擦嘴,她現在還沒完全消化眼下的狀況,只能邊想邊應道:「怎麼辦……你想跟她在一起嗎?我指,戀人?」

「……」

「那你就告白啊!告訴她我喜歡妳。」轟冬美看著面前若有所思的弟弟,忍不住感慨,無論表面上看起來多麼成熟,內心也只是個15歲的少年啊。



4

午休。

「綠谷。」

綠谷出久望著眼前的異色雙瞳的同班同學,有點緊張。

為什麼轟同學會突然把他叫出來啊……而且這個地方,不是跟體育祭那時候被轟同學叫出來的地方一樣嗎?

轟同學……原來,喜歡跟人約在牆角談事情啊。

體育祭之後,二人的互動漸漸多了,關係也從「一般的同班同學」上升到了「還算熟的同班同學」。綠谷有時候會請教轟一些有關個性使用的問題,在每天下午的實戰課上轟有時也會主動拉綠谷一組。

「轟同學,有事嗎?再不去飯堂的話等會兒會很擠……」

啊,似曾相識的對話。

轟上前一步,直勾勾地看著綠谷,瀏海在眼瞼處投下一片模糊的陰影,交握在背後的雙手指尖微顫。

而在綠谷的視角,則是轟同學一臉嚴肅,氣勢冷峻地逼視著他。在他屏著一口氣不敢出的時候,轟終於開口了:「我……覺得你是個好人。」

「……?」綠谷懵了,頭忍不住側歪了歪。

轟望著在他眼前晃動的綠腦袋,克制住自己想把手往上放的衝動,有些乾澀地說:「你呢?」

「……啊、轟同學也是個好人呢!」綠谷笑笑,臉頰上的雀斑隨著主人嘴角的弧度一起上揚。

好可愛。好想摸。

轟眨了眨眼睛,眼神比平時柔和了些。雖然在別人看來,並沒有比平時親切到哪去。

過了一秒,又好像不只一秒。

「……我喜歡你。」轟說,一本正經地。

「欸……我也很喜歡轟同學!」綠谷雙手握拳,舉在胸前,眼睛裡閃爍的滿滿都是真摯,「我相信班上的大家也都很喜歡轟同學的!」

「……」

綠谷開朗的笑顏曾經是轟最喜歡的風景之一,但現在他卻提不起欣賞的興致。



5

看見弟弟在玄關處一言不發地換鞋,周身還散發著一絲絲難以抑制的涼氣,轟冬美知道肯定有事情發生了……或者說,想發生但沒發生。

「焦凍……?」小心翼翼地。

「我說了。」弟弟把書包毫不輕柔地甩在地上。

「欸——」

「那傢伙說也喜歡我。」

「那不就很好了嘛!——」

「然後說全班都喜歡我。」

「啊……」轟冬美瞬間明白了,「是個好孩子呢!」

轟焦凍聽到姊姊的這番評價,心裏五味雜陳。

「焦凍,交到這麼溫柔的朋友真好呢!」轟冬美笑道,她是真的很開心。

眼見弟弟面沈如水,眼波閃爍,一臉「不夠」的表情,轟冬美安慰道:「沒事啦,這個孩子大概對誰都是這樣的……她對你這種冰山臉也能做到這種程度,說明你真的很特別啦!」

轟焦凍皺了皺眉:「不是。」

「嗯?」姊姊。

「那傢伙有一個……青梅竹馬。」轟冬美看不清弟弟的表情,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到一絲難得的不甘,「對我的稱呼是『轟同學』,卻叫他——」

突然噤聲。

眼見弟弟一臉冰冷地走向房間,轟冬美對著他的背影大聲說道:「那你就去測試一下啊!」話說回來,那可是人家的青梅竹馬欸——!暱稱什麼的很正常吧!慪氣成這樣是有多小心眼?



6

轟焦凍很煩躁。

實戰課上,眼神總是忍不住往那抹綠色的身影上瞟,好死不死,今天偏偏輪到那二人組隊。

「勝っちゃん。」

「勝っちゃん!」

「勝っちゃん……」

……

自動過濾掉談話內容,轟的腦子都被綠谷對爆豪的稱呼填滿了。

心臟像燒開的熱水壺,壺蓋被頂得掀起,滋滋冒著白氣。

跟轟一組的同學不知為何今天的轟同學格外入戲,較真得很。雖然平時就跟爆豪關係如履薄冰,但那幾乎都是爆豪單方面挑釁造成的——而不像今日,轟連掩飾都懶得,逮到機會就火力全開,實戰課總結時還被相澤老師單獨叫去批了一通。


更衣室內。

綠谷照常是最後離開的幾個之一,卻沒想到今天轟也留到了最後。

轟這次的表現全班有目共睹,綠谷見更衣室裡沒有其他同學了,撓了撓頭,出於關心問了聲:「轟同學,今天……」

轟雙臂自然下垂,就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綠谷,眼神沈沈的,深不見底。綠谷一與他對視,就不自覺地噤了聲。

「爆豪,」良久,轟終於開口,假裝不經意地避開了綠谷的視線,「你們認識多久了?」

「勝っちゃん?唔……有記憶以來好像就一起玩了……」

「恕我直言。」

「呃……你說?」

「你們的關係看上去並沒有那麼好。」

綠谷聞言,露出了可以算得上是窘迫的表情:「啊啊、也是,誰都看得出來吧,嗯……」

「他從小就一直欺負你。」不是猜測,是陳述。

轟覺得自己糟透了。內心劇烈地掙扎著,理智讓他現在住口然後離開,但於此同時,不知從何而來的一種難以言喻的陌生的執拗,混合著揮之不去的煩躁,肆意操縱著他的神經。

「……你為什麼、對他那麼親暱?」

親暱他勝過麗日,勝過飯田,勝過其他同班同學。

親暱他……勝過我。

轟焦凍覺得自己將全身冰封住也難以凍結心裡燒著的那把火。

綠谷圓睜的、湖綠色的眸子裏,映著小小個的他。

因為嫉妒而扭曲的、醜陋的他。



7

綠谷一把拉住想繞過他往外走的轟。

他是有些遲鈍,在某些方面。但他不傻。說實話,他最擅長的就是「開竅」,不然歐爾麥特也不一定會選他。

想起之前在那個熟悉的牆角的那記「直球」,再結合這段日子的蛛絲馬跡——以及最最重要的——現在這個背過身不肯看他的、反常的轟同學。

「轟同學……」

綠谷瞥見轟身側那攥得緊緊的拳頭。

心突然軟了一大塊。

綠谷湊上身,整個人幾乎貼在轟的背上:「……轟?」

被叫的人仍然默不作聲。

綠谷苦惱地搔了搔臉頰,醞釀了許久,以輕得幾不可聞的音量叫道:「……焦、焦凍……」話音未落,整張臉就在沒人看得見的地方悄悄地紅了。

轟輕顫了一下,綠谷繞到他前方,伸手攏住那顆紅白相間的腦袋,然後把比自己高10公分的轟往自己懷裡摁。

轟弓著背,倒是乖乖地把頭靠在綠谷的肩窩上,雙臂也自然地抱著對方。

就這麼過了一會兒。

「說話呀……」綠谷咕噥道。他終於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唔。」悶悶的一聲。

「什麼?」

「……不算。」

「欸?」

「『焦凍』。我的英雄名就是焦凍。家人也這麼叫。人人都叫的不算。」

綠谷一時無言。

……這真的是那個轟同學嗎?

「那、那我要怎麼辦……」

沒人理他。

綠谷臉紅得都有點暈乎乎了:「……焦、」

「……焦ちゃん?」

像是答對題目給獎勵一般,環在自己身上的手臂緊了緊。

「唔、」

幾秒後,綠谷也不甘示弱地收緊力道。



---
ps:突然發現自己生日和轟出日是同一天,上天注定我要萌這對:)

雖然寫的時候沒想那麼多,直接用了「焦ちゃん」,但後來想想好在沒有用「凍(と)ちゃん」,不然聽起來不就跟「爸爸」一樣了嗎⋯⋯

(不過好像有點帶感(作者你等等

评论 ( 26 )
热度 ( 4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