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顶天

自在唯吾

© 冇顶天 | Powered by LOFTER

【轰出】轰喵和兔久的日常

·灵感来自 @糕少少 太太的这幅图
·只是一个关于“每天看着两只毛绒绒的生物在一起舔来舔去”的妄想


 

1 初遇

兔久6个月大的时候,家里来了一只猫。

彼时阳光正好,他在笼子里惬意地趴着,一边打盹,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啃着胡萝卜条。

大门咔嗒一声响,主人外出归来,身上大包小包,怀里还抱着一团什么东西。

他刚想直起身子仔细看,却不小心爪子一松,被啃得光滑的萝卜条穿过笼子的缝隙咕噜噜地滚到了笼外。

“啊……”

兔久把前腿伸出笼子,使劲地去够他的零食,然而小短腿在空中挥了半天就是碰不到目标。

小兔子着急了,脸挤在笼子的金属条之间,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诱人的橙色,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

就在他要哭不哭的时候,胡萝卜条被踩住了。

“……嗯?”兔久怔怔地抬头,眼前是一只毫无表情、却十分有气质的猫。

毛色红白相间,瞳孔一青一黑。

兔久看了看被踩着的胡萝卜,又瞧了瞧人家的脸,三瓣嘴动了动,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纠结着,对方轻轻一蹬,把胡萝卜踢到了自己跟前。

兔久激动地抱住失而复得的零食。

“那个、你好……”他感激地望着这个未来的同居者,像是恨不得给他一个拥抱,“我叫出久!你呢?”

轰喵眨眨眼,默默无言地看着面前这个脸被笼子卡得变形还不自知的傻兔子,半晌,扭头离开。

“……”兔久望着在眼前晃动的白尾巴尖,一脸失落地想着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



2 名字

笼养的兔久每天有固定两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往日他有很多东西可以玩、很多场地可以跑,但这天他只有一个目标。

“……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兔久第三次跳进猫砂盆的时候,轰喵终于绷不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兔久半个身子都陷在猫砂里,腿短的他根本没办法在其中保持站立。

轰喵实在搞不懂这只兔子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

见对方半天没反应,兔久锲而不舍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真是服了他了。

“……轰。”

“哇!好帅气的名字!”兔久兴奋地支起身,嘴还没咧开,下一秒又摔了下去,糊了一脸猫砂。

“……”想到猫砂的实际作用,轰喵有点看不下去了。



3 吃食

“轰君,你在吃什么?”兔久好奇地问。

轰喵抬头看了眼笼子里直勾勾望着自己的垂耳兔,答道:“猫粮。”

“唔,好吃吗?”

“……一般吧。不算难吃。”

兔久耳朵动了动,抬起两条前腿扒着笼子:“你过来!”

等轰喵走过来,他窸窸窣窣挑挑拣拣,把自己的干草献宝似的从缝里塞了出去。

“给你吃这个!苜蓿草和提摩西草,随便选,超好吃。”

对方的星星眼实在是令人难以拒绝,轰喵犹豫了一会儿,挑了一片叶子尝了尝。

——差点没吐出来。

“怎么样?”

“嗯……”

看着兔久开心地蹦蹦跳跳,轰喵面无表情地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4 耳朵

轰喵很早就注意到了,兔久身上的毛很浓密,而且特别顺滑,色泽也十分健康。

还很软。

虽然他没有摸过,但兔久每次自由活动都会来找他玩,经常动不动就会蹭在他身上。

而一向讨厌与其他生物肢体接触的轰喵,意外地很适应兔久的触碰。

甚至,每次看着兔久长耳朵一颠一颠地向自己跑来的时候,他还会隐隐期待这对垂耳上的绒毛拂过自己的脸的感觉。

“……轰君的耳朵、一边是红的一边是白的呢!”

轰喵回过神来,发现兔久凑得极近,认真地观察着他的耳朵。

在炽热的视线下,他的耳朵反射性地动了动。

“哇,”兔久感慨道,“轰君的耳朵好灵活。我的就不一样,重得都垂下来了。”

接收到对方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期待,轰喵慢慢地开口:“……你要摸一下吗?”

“要!等会儿我也让你摸我的!”

“……嗯。”听到这话,原本还有些别扭的轰喵心甘情愿地趴下了。

兔久挪过去,一只前腿搭在轰喵的后颈处,另一只轻轻地、一下下地碰着后者的耳背。

“诶、两只耳朵温度好像不一样。”分别摸过两边的耳朵后,兔久惊奇地发现。

为证实自己的发现,他几乎整个身体攀在轰喵的后脑勺和脖子上,解放出前肢,专门用来感受轰喵的双耳。

“真的!左边热一点,右边凉一点,好厉害!”

一只成兔的体重对于一只猫来说并不算轻,但轰喵此时却选择性忽略了压在自己后脖子的重量,反而满脑子被“出久的肚子好软好温”的信息占据了。

而且、耳朵被摸得好舒服……

轰喵眯起眼睛。

等兔久摸够了,恋恋不舍地从轰喵身上滚下来,后者几乎快要睡着了。

“轰君,你来吧……”

轰喵爬起身,屁股坐地,前肢直立。

为了方便被摸,兔久主动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头顶几乎抵到了轰喵的下巴。

轰喵伸爪,肉掌摁在了兔久的耳朵上,不轻不重地上下撸了撸。

“唔……”

耳朵是兔子的重要器官,上面布满了神经,敏感得很。

兔久即使已经极力抑制,身体还是忍不住轻颤着。

轰喵却像没发觉似的,依旧用着相同的力道抚摸着对方,体会着绒毛滑过掌心的细腻触感。

嗯……

“轰、轰君……那个……”兔久颤着声音,听上去可怜极了。

轰喵收回前掌,在兔久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时,把头凑了上去,用脸颊重重地蹭了下对方毫无防备的耳朵。

“呜——!”

像是被一股电流击中,兔久抱着脑袋在原地缩成一团,抖得不行。

默默站了一会儿,轰喵有些心虚地上前拱了拱对方。

兔久慢慢地抬头,两只眼睛泪汪汪的,用一副受了欺负的表情看着轰喵。

——看得后者连仅剩的一点愧疚都没了。



5 同笼

主人见兔久几乎一到自由活动时间就和轰喵黏在一起,而每次回笼子却满脸失落与不舍,考虑再三,买了个三层的豪华新笼子,把一猫一兔都养在里面。

夏天到了。

垂耳兔是耐寒怕热的习性,汗腺不发达,主人为了不热着他,特地弄了个小风扇放在笼子旁边,半夜给他吹风。

晚上,兔久睡得正酣,突然被一声异响惊醒。

咔嗒……咔嗒……咔嗒……从风扇方向传来的、规律但瘆人的噪音。

兔久吓得睡不着,一骨碌爬上三层,硬是把熟睡中的舍友拱醒了。

轰喵一脸不虞地睁眼,搞清楚事情始末后随兔久来到一层。

然后,一猫一兔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

兔久紧张地问:“怎、怎么办……”

轰喵:“没办法。那东西在笼外。”

眼见兔久一脸沮丧,轰喵提议道:“不如,你到三层睡吧?”

三层的噪音的确小了很多,但兔久还是睡不着。

太……太热了……

失去了风扇这个唯一的散热体,对他来说真是致命的打击。

轰喵卧在一旁,尽管兔久动作的幅度很小,但若是这点敏锐度都没有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猫。

踱到兔久身边,轰喵用右脸蹭了蹭对方。

“唔、轰君?”兔久圆睁着眼睛,满脸歉意,“对不起,吵到你了……”

“你靠着我这边睡吧。”轰喵说完就自顾自挨着兔久趴下了。

“……”啊、轰君的右半边!

兔久感动得几近爆泪,立马四肢并用地抱着轰喵的右半身,顺势把脸贴在对方的右耳上。

果然是凉凉的,好舒服……

兔久半梦半醒地想。

第二天主人起床就发现两只毛绒绒的小东西抱在一起睡得正香。

而电风扇再也没能派上用场。



6 舔毛

如果说猫和兔子的生活习性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大概是二者都喜欢清洁,讨厌污秽。

轰喵很喜欢看兔久舔毛。

从三瓣嘴里伸出一小截舌头,顺毛舔着自己的背和腿,一下接着一下,短短的一撮兔尾巴随着惯性轻微抖动,在轰喵的眼里简直比逗猫棒还诱人。

以往的轰喵一般都不会打扰正在自我清洁的兔久,但今天不知怎么,他像着魔了似的上前一脚踩住那晃动的圆尾巴。

“嗯?”兔久停嘴,纳闷地望向对方,“怎么了?”

“……”轰喵僵着脸松开脚,“没事。”

兔久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尾巴,接着哇了一声:“轰君、你把我踩脏了啦!”

兔久想把自己舔干净,奈何尾巴太远,他转了几圈快把自己转晕了都够不着。无奈之下只能拿屁股蹭地板,然而无论他怎么蹭都效果甚微。

强迫症发作的兔久只能委屈又气愤地瞪着罪魁祸首,虽然他的眼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轰喵瞧了瞧那团被他弄脏的尾巴——也没有特别脏吧。

但毕竟是他理亏在先,轰喵叹了口气:“你别动了,我来吧。”

说着绕到了兔久身后,埋头舔起了对方的尾巴。

兔久一开始还乖乖地卧在地上,但没等轰喵舔上几口就忍不住乱动了起来:“哈哈、啊、好奇怪啊……”

好痒啊……不是自己舔的话。

轰喵哪能让兔久跑开,当下抬起一条前腿固定住对方扭来扭去的屁股,嘴下不停,直舔得那团毛球湿乎乎的。

兔久被刺激得不行,边嚷边蹬腿,轰喵被踹了两次正着,终于不忍了,冷着脸装凶:“你再乱动小心我把你尾巴咬下来。”

“呜……”

这一句恐吓比什么都管用,吓得兔久登时就蔫了,抖成筛子都不敢再乱动,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轰喵见兔久畏畏缩缩的,怕把他欺负狠了,于是舔干净他的尾巴后又温柔地舔了舔他的背和后颈,以示安慰。

告一段落后,轰喵绕到兔久的正面,发现后者眼眶潮潮的,生理性液体把周围一圈毛都染湿了。

兔久活生生被舔哭了,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呆呆地窝在原地。

轰喵无言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得出了一个不算结论的结论。

他真的受不了对方用这种眼神看他……各种意义上。

在兔久吸了吸鼻子又冷不防打了一个嗝之后,轰喵不忍心了。

凑上去,侧卧在一旁,把大半只兔子都圈在自己怀里。

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对方柔软的耳根,再时不时轻舔一下他的鼻头和三瓣嘴。

“嗯哼……”

兔久枕在轰喵身上,惬意地享受着这份温存时,猛然一个激灵——不对啊、把他弄得那么糟糕的不也是对方吗!

反应过来的兔久一个打挺,想来想去,报复的办法只有一个——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当轰喵被兔久抱着脑袋一阵乱舔的时候,突然发自内心地觉得多被报复几次也不错。



7 护短

作为一只笼养的兔子,兔久认为自己的生命里几乎不存在“天敌”这个概念。

——直到今天之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主人的亲戚来家做客,刚开始兔久还有些兴奋,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哭都哭不出来了。

被熊孩子追着满屋跑的阴暗经历,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兔久即使再灵活也终归敌不过精力过剩的小屁孩,他瑟瑟缩缩地被逼到墙角,正想着该如何脱身,就被一双手抓着耳朵拎到半空。

“哇啊啊啊啊——”凌空胡乱地蹬着腿,兔久吓都要吓死了,大脑一片空白,嘴里下意识叫道:“轰、轰君——!”

没过几秒,只见一个红白相间的影子闪过,接着另一声惨叫传来,兔久一屁股摔在地上,疼都顾不着,连滚带爬地躲在轰喵身后。

熊孩子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被咬破的裤腿,眼睛都瞪直了。

面前有着红白斑纹的猫弓着背,炸着毛,喉咙里发出了危险的咕噜声,一双异色的猫瞳冰冷至极,刺得他脊背生寒。

等到熊孩子彻底离开后,轰喵才放松身体转过头,却不料背后的兔久仍然一副神经紧绷的样子。

“……怎么了?”

“嗯、没什么……就是第一次见轰君这个样子,”兔久露出一个得救了的表情,“感觉特别可靠!”

“……”

轰喵扫着尾巴,围着兔久绕了一圈。

“耳朵疼吗?”

“嗯……”兔久瘪着嘴。

“屁股也疼吧。”

“嗯……”已经带上哭腔了。

轰喵在兔久面前站定,用着几乎是说教的语气道:“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就往我身边跑,知道吗?”

“……嗯……”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轰喵脸上尽是难得的无奈:“……害我来迟了不是吗。”

“呜……”兔久挤进轰喵的怀里。


评论 ( 31 )
热度 ( 279 )
  1. 下页※海贼迷ASL♥珊冇顶天 转载了此文字